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禁語,我已經愛愛愛上你了(四)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禁語,我已經愛愛愛上你了(一)

禁語,我已經愛愛愛上你了(二)

禁語,我已經愛愛愛上你了(三)




場景一樣是辦公室的Jim跟Jenny

當我看著Jim用舌尖點了點女人最敏感的陰蒂幾下,
就讓Jenny忍不住的身體顫抖,我看見她的手指緊緊地掐進Jim手臂裏頭,

可想而知她的下面有多舒服,被軟嫩濕潤的舌頭舔著

他的舌頭在她的私密處來回徘迴、遊蕩

我忍不住拉下牛仔褲的拉鍊,忍不住地開始搓起自己的陽具,

再次發誓,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偷看他們打炮的。


妳這女人,覺得很爽是吧?


我是鄭浩翔,就是「祥祥」,一個24歲的獨生子,卡在他們倆的第三者,只不過我是男的,而且我也沒用真名;就某種程度,我也說謊了。

禁語從來不過問我的背景與一切,每次他將我抱在懷中,他的眼珠子都是我

我真的認為有一天他可以完全屬於我。


還有每次看色情片我也不只看男男,偶爾參雜著男女的片子看,

因為我知道我家人無法接受我是同性戀,

高中的時候,我不得已才逼自己去追一個女生,逼自己嘗試喜歡女生

並且跟她交往了一陣子,那時候,是我第一次親女孩子

我沒有愉悅的心情,只覺得她胸前兩顆軟嫩的脂肪一點也不吸引我

戰戰兢兢地把手放在她的胸部上,那個女生還不敢直視我,把臉撇到旁邊

然後,我就開始學日本情色片裏頭的情節,開始用手掌心順時鐘的揉

那個女生的乳頭有反應,硬起來的時候

我緊張地把手放掉,因為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她又更緊張的看著我了,雙手捧住自己的乳房,害羞的遮起來

「你…你,還要繼續嗎」那個青澀的女孩問我


我吞了吞口水,想起父母對我的期許,「一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

我輕輕的把她的手撥開,緩緩地靠近她

身體每移動一吋,越靠近她,我就越沒感覺,也有可能我當時真的太緊張了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完整的女性乳房,我摸了,我舔了,但我沒感覺。

後來,那個女孩用她的嘴,讓我射了

陰唇與嘴唇,我折衷只能選擇嘴唇。

那時候爸媽看到我抽屜拆封過的保險套.還很開心,

但我只是做個表面,拆封盒子,將撕開的保險套包裝丟在垃圾桶,

那個保險套最終被我從窗戶丟了出去,散落在某處的老伯伯家吧

一直曬在頂樓,曬著太陽,最終,失去效用。


就像我一樣,所謂的「男子漢氣魄」,在我身上失去效用。


我看見Jim的老二了,快要忍不住的樣子,Jim一邊舔她的奶

一邊搓弄自己的老二,想要很硬很硬的衝進去


呼吸開始急促的他們,讓我也開始色慾薰心,掏出自己的老二,

假裝我是Jenny,也正敞開雙腿等著Jim,

我看著他們自慰著,搭配Jim抽插的速度,為什麼我也快射了


「阿~」我一邊快速套弄自己濕的誇張的老二,又一邊摀住自己嘴巴,害怕發出聲音


Jenny害羞中帶點淫蕩的嬌嗔,越來越大聲,就像夜店中站在喇叭前,

你會被它的重低音勾走精神,完全跟著鼓聲走,


「我要射了!我要射了」Jim氣聲的喊出來,但我還是聽的一清二楚


此時我心想怨懟著:射在我這好嗎?那原本是我的。


而我,也射了,

將精液射在這個他們不知道的角落。


卻忘了那裝在牆邊上的攝影機,一直運作著。



(從現在開始用文字撩你: 卡卡小姐-1.0, 追蹤我的IG : miss.caca

Advertisement
卡卡小姐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