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極樂秘愛殿堂(7)

圖/shutterstock

 

極樂秘愛殿堂(1)

極樂秘愛殿堂(2)

極樂秘愛殿堂(3)

極樂秘愛殿堂(4)

極樂秘愛殿堂(5)

極樂秘愛殿堂(6)

 

 

他抬起我的一隻腿,大腿向外敞開,我單膝跪立,手肘撐在床面上,以免失去重心。身後傳來他迷人的嗓音:「寶貝,我好硬……,就這樣進去了喔。」


他硬挺的長槍自我身後長驅直入,深深地進入體內,靜止不動了一會兒,等我深切感受他的飽滿。我深吸一口氣,等待著他的給予。然而,他卻意外地抽身,完全地退出了我的身體。


他一手收攏著我的頭髮成一束馬尾,拉著我的頭髮令我只得仰起頭來。接著在我耳邊輕咬耳朵說:「想不想要?要我滿足妳嗎?嗯?」慾火焚身時刻的戛然而止,簡直令人心癢難耐,我難受地點了點頭。


但他並不買帳。他輕笑兩聲:「求我?說出來!」他繼續用性感又霸氣的口吻命令我:「求我!求我幹妳!說啊!」我感到羞恥,但強烈的慾望已經如潮水般席捲而來,淹沒了我的羞恥。既然我們彼此不相識,又何須在意什麼顏面和自尊?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帶著一絲羞澀,從嘴邊吐出:「求你……幹我……」

從來不曾如此直白地表達自己當下的渴望,難道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塊未曾被開發的敏感帶?那種怕被別人看見的慾念,或許骯髒、或許罪惡,卻真實存在著。


 

「大聲一點,聽不見!」他說。

「求你,幹我。」對情慾的飢渴以及身體被掌控之下的顫抖,讓我只想從這壓力中解脫,這一瞬間,我已經是他的俘虜,如同下賤的奴。

「就是這樣,寶貝……像個騷貨。」他的聲音說出這些詞句,卻不感到猥褻下流,而是調情般地令人興奮。被他拉扯的頭皮產生微微痛感,還好他及時鬆了手,硬挺的亢奮則再次進入我。


以寫故事為樂的小惡魔系女子,立志成為「都會男女情慾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