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那個冬天,我和大叔激情纏綿

圖/ shutterstock

 

 

 

天氣轉涼的這週,我每天加班到晚上十點,在街口等著過馬路,風一吹來我拉緊大衣領口,快步走進捷運站,車廂輕輕搖晃,我頭歪著就睡著了。


和J同居過的套房,如今只剩我一個人。當初只是曖昧,J就決定在方便我通勤的地方租屋;他年長我二十歲,臉還是俊俏,頭髮有幾根銀白,一年四季都穿黑色西裝上班。那時我大學還沒畢業,在酒吧被J搭訕,一群女生朋友原本有說有笑,看見我被鎖定都識相地走開了,獨留我一人和J聊天。


J說起吃過的美食,問我有沒有吃過墨西哥菜,我眼睛瞪得好大,還是學生的我可沒有嚐遍各國美食,好多J說的事情我都搭不上話,工作間的人際、出國旅遊的閒情,對我而言完全陌生。但他還是留了我的電話。


一星期後我和J在他的租屋處上床。J有著年輕的身體,和我交往過的大學男生相差不大;他身上因為潔癖而時時保持清香,床上乾淨整潔,在做愛後變得凌亂,J馬上睡著了,直到隔天醒來他才仔細摺好被子。


之後我們每週至少上床一次,我還是學生,有那種餘裕,和他見面前在宿舍洗澡,換新衣服、化妝。J則是一身狼狽,上班過後的風塵僕僕,我抱著他,把臉埋進他有幾根花白的頭髮,他瞇起眼睛笑,像個小孩。

 

他進入我的時候,總要我看著他的眼睛,陰莖一進一出之間,我皺起眉頭呻吟,他俯身吻我,再抬起我的雙腿,從腳趾吻到腳踝,很珍惜似的把臉貼著我腳掌。每當他這麽做,我陰道裡就一陣緊,隨之高潮,我哀嚎出聲,全身顫抖,J會用力把陰莖推向更深處,緩緩抽送,刺激我敏感的神經,延長我舒服的時間。


我們租下新房子後,J和我開始玩起更激情的遊戲。他把我雙手綑綁在後,讓我躺著岔開雙腿,他替我口交,舌頭在唇瓣間來回,私處很快就潮濕。他把震動的跳蛋放進陰道,然後要我跪著,為他口交,我一邊吞吐,一邊難耐下體的騷癢。「好想要你。」我總是這樣對J說,也甘願臣服於他,度過好幾夜激情。


在我開始工作後,和J說起新生活、新同事,幾次加班或應酬,錯過和J纏綿的機會。「妳長大了。」J說,他說我值得擁有更好的人生。然後J離開了,殘忍地不接電話、不回訊息。他總說自己會孤獨到老,他真的這麼做了。


三年後,我仍然住在這間房子裡,偶爾回味起J問我「吃過墨西哥菜嗎?」的冬天。或許再過五年、十年的我,能和那個時空的J相遇,我們終於能聊這話題,終於能相守。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