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聖誕節那晚,我們不再相信浪漫邂逅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欸妳溝也太深!我都要噴鼻血。」A不客氣地戳戳我的胸部,我大喊幹嘛啦,然後大家笑成一團。歲末狂歡時刻,幾個單身女生想到夜店獵豔,這樣的事情從學生時期做到現在,偶爾誰死會了就缺席,分手後又歸隊;我們從傍晚就把化妝品全部排開,一邊吃晚餐一邊聊八卦,隨後開始打扮,磨磨蹭蹭到十二點才出門。

灰姑娘今夜不回家。

擁擠的夜店裡,我和幾個朋友很快走散了,但沒關係,我們早有默契:兩個小時後夜店廁所見,如果有「好獵物」在身邊,走不開,來訊息說一聲就好。現在我旁邊只剩A。我們啜了一口手上的酒,在冬日裡低胸短裙,配上裝大半杯冰塊的酒水,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回過神,A已經和某個男人搭上話,對方手摟著她的肩膀,她笑得好甜,兩個人臉幾乎貼在一起——這是因應夜店音樂的特殊說話方式。

我識相地走開了。果然我回頭看,A和男人在擁吻,男人的手在她背上、臀部胡亂撫摸,甚至悄悄伸進裙擺。

一個人在舞池跳舞,我搔首弄姿,每個我看到的男人都被我貼了一遍,最後我停留在J身邊。他很高大,穿著高跟鞋我也只能貼在他胸口,他微笑,張開雙手看著我在他面前跳舞,然後把我擁入懷中。

「你叫什麼名字?」與陌生人的開場白。

「我叫J,妳呢?」才正要開口,J吻上來,強勢地讓彼此舌頭交纏,兩人分開,我看著他傻笑。「妳叫什麼,再說一次?」然後又是一吻,J的壞讓人陶醉。

當晚的「廁所集合」我缺席了,我和J回家。離開黑暗的夜店,還有漸漸退去的酒意,我開始有點害怕,這麼做是不是太大膽了?

J說我如果不喜歡,他可以叫車送我回去。我搖搖頭,逕自把短裙脫了,J說這小女生真是瘋狂。

他輕輕吻我的乳房,吸吮突出的乳尖,在夜店跟J接吻的時候,我就覺得陰道一陣緊,他伸手撫摸我的私處,濕成一片了。我替J解開褲頭,脫下他的牛仔褲,握住他硬挺的肉棒,一下子J也興奮起來;沒什麼前戲,J直接進入我,他挺起腰桿抽送,碩大的肉棒撐開緊縮的小穴,我扭著身體呻吟。

好想要你。我雙腿交纏他的臀部,讓他更深入我,清醒著做愛更令我癲狂,我看清楚J臉龐的線條,肩膀的弧度,和高潮之後陰莖疲軟的模樣。我們相擁入睡,直到天明。

「這算獵豔成功了吧!」A告訴我,她後來和吻她的男人走散,最後只和其他姐妹搭計程車回家。「可是早上他超級匆忙趕走我,這只是一夜情。」新年前夕,我和A在咖啡廳聊天,說著我們都沒有跨年計畫。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