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和大叔做愛、交往,是我最幸福的時光

圖/shutterstock

 

 

我躺在J旁邊,輕輕撫摸他的頭髮,上面有幾根銀白,他吐出的鼻息帶著淡淡菸味,臉上幾日沒刮的鬍渣是因為年末忙碌,他熟睡打呼,像個小孩。我鑽進被窩裡,偷偷握住他疲軟的陰莖,心裡有幾分憐愛;喜歡擁抱J脆弱、疲憊的一面,他比我年長好幾歲,但這種時候總是我在照顧他。


「一定是因為錢,不然怎麼跟年紀大的男人上床?」辦公室是這樣討論我的,自從被追我的男同事發現我有對象,J的一切就傳開來。交往或結婚,男人比女人年長是很正常的,但J和我的年齡差距已經大過那種「正常」。


他進入我的時候,我能感覺到肉棒的堅挺,J擺動臀部,奮力抽送,然後放慢速度,把我的腿舉到他肩膀上,親著我的腳掌和腳趾。好癢喔,我告訴J,一邊呵呵笑著要把腳縮回去;妳好香喔,我好喜歡,J把臉貼在我腳上,繼續挺進下體,往很深的地方去。通常這時候我就會瀕臨高潮,他也知道,伸手愛撫陰蒂,灼熱敏感的電流從私處傳遍全身,我會要J抱我,在我高潮的時候。


「我會不會太老了……我是說再過幾年,我就老到不適合跟妳在一起。」那我也會老啊,我拿起桌上的眼霜,告訴他我已經開始預防眼角皺紋,還有吃各種維他命,也不能熬夜了。他苦笑,那不叫老。可是,你厚實的肩膀,溫暖的胸膛,沒有什麼老的痕跡。

 

我趴著,翹起屁股,J從後面進入我,兩人肉體撞擊啪啪作響,他抓著我的胸部,吻我的後頸,他說從後總是很緊,但又想看我的表情。我浪蕩的表情讓你興奮嗎,我癡癡地笑,害羞發問;我想知道妳是不是真的舒服,J的表情誠懇,看起來更像是調情。


他把臉埋在我私處,舌頭品嚐著唇瓣,陰道不自覺分泌出好多淫水,我夾緊雙腿要他別再舔了;他只是抓住我的膝蓋,問我有沒有變敏感,然後又俯身下去為我口交。那次我把床單弄濕一大塊,J在床頭櫃找了好久,備用床單收去哪裡了?


和J分開後,我已經換過兩次工作,之前在我背後耳語的同事,早就斷了聯絡,新同事們則全然沒參與到我和J在一起的時光。


再怎麼親密的日子,過去就是過去了,這是精神上的衰老;如果J還在我身邊,他還是會苦笑吧,精神上的身體上的,我老得比妳快很多,希望妳不要介意。


而我從不介意。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你可能想看

那個冬天,我和大叔激情纏綿

聖誕節那晚,我們不再相信浪漫邂逅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