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暴操空姐小淫奴(上)

圖/shutterstock




本來我是沒注意到樓上的房客換了一批,是聽女王說起我才發現,的確時常清晨的時候樓上就會傳來拉行李箱的扣扣聲,仔細推敲樓上應該是住進了一批空姐。


直到某次清晨,我正好起來上廁所,又聽到樓上拉行李箱跟關門的聲音。沒多久就聽到高跟鞋喀啦喀啦在下樓梯,然後走到樓下大門準備出去。


我們住二樓,他們住在我們正上方,所以要聽聲辨別不難。我聽到那雙高跟鞋的主人好像卡在樓下大門了,猜想應該是樓下鐵門的卡榫又秀逗了,要稍微按得用力一點才打得開。但她畢竟是新房客不懂訣竅,所以大概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種大好機會我怎麼可能會放過?理了理頭髮,進房間套上我平常晨跑的帽T,我假裝正要下樓晨跑,果然遇到卡在大門的空姐一。


空姐一穿著制服,腳上的黑絲襪讓我褲襠內的小帝王抖動了一下。雖然現在的空姐對於長相沒以前那麼要求的了,但以國內航線來說,至少也不會是些歪瓜劣棗。


我伸出援手,並且教導了她一下這個秀逗大門的正確打開方式。還順便探聽了下樓上的情況。原來樓上搬來三個空姐,都是同公司的,都在這間航空公司服務了一年左右。


我很熟練的就讓她加了我line,藉口最近剛好要讓大家一起出點小錢修大門,到時我聯絡她繳費。她本來說這些事情都是空姐二在負責,她對數字很弱。我說沒關係妳先加我吧!然後再把空姐二的line推給我,不然大家都很忙,我也不可能每天等你們回來吧?

 

然後故事就發生在空姐二身上。

 

沒多久我熱心聯絡修門事宜,然後開始一一聯絡鄰居繳費。也因此跟空姐二搭上線了。空姐二是那種外表比較冷豔,但內心騷浪的那種。第一次見面我就從她的一些小動作看出來,她不如外表那麼冷,她的冷只不過是一種保護色罷了,目的就為了怕人家看出她的騷。


這種年輕小姑娘畢竟不是我的對手,我很快就藉由幾次的繳費事宜跟她熱絡起來。她也沒有辜負我的期望,開始跟我們家有了往來,還幫我家女王從國外帶些東西什麼的,有次還受我私下之託,幫我帶了條內褲。


「這東西應該叫蕙姐幫你買吧?怎麼會叫我?」她收到我的請求之後回問。


「沒辦法我穿的尺寸太大了,台灣很難買,只好拜託妳了。」我故意說。


「瞎扯吧?到底是多大?大到台灣都沒賣?」她回。


「不信?下次來我家我拉開給妳看看。」我又故意調戲,準備看她反應。


「好啊!我就笑你不敢!」她一這麼回,我心裡就大喊一聲:中了!


「下禮拜我家女王出差兩週,我讓妳好好看個夠。」


(待續)


帝王粉絲團

所有男人一生中都夢想著能擁有帝王般的享受,不巧我正是個享有帝王待遇的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