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暴操空姐小淫奴(下)

圖/shutterstock

 

暴操空姐小淫奴(上)

 

 

那次我們約在高級飯店,她穿著空姐制服來赴約。她說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喜歡搞人夫,那種單身年輕男孩對她一點吸引力都沒有。


我的判斷果然準確,她從內騷到外。穿著黑色絲襪卻不穿內褲,故意要我從陰部撕破一個洞,「我昨天沒洗澡喔~」她妖里妖氣地說。


我二話不說就要她學狗趴式,把屁股翹高,然後一下子就往絲襪破洞裡舔,舔得她吱吱大叫。


她的陰蒂很敏感,我只要輕輕一碰她身體就會抖,於是我把舌頭的力道故意加重,用舌尖用力按住陰蒂轉圈,她陰蒂很快就變得非常腫大。「妳早就看上我了吧?」我趁舔逼的空檔問她,但她什麼都沒有回答,拼命地扭著下體。我於是把右手中指緩緩插進濕透的穴裡,進進出出,故意弄出噗滋噗滋的水聲。


破洞的絲襪周邊都已經沾上白色的淫水,她是很濕的那種女人。我一度以為她可以潮吹,於是拼命用手指摩擦她靠近陰道口的G點,然後輔以舌頭去攻擊陰蒂,但是水雖然出了很多,甚至沾濕了我整個下巴的鬍子,但卻始終沒有潮吹的跡象…….倒是她整個人被我手口並用弄得整個人都軟了。


大概是高潮太多次了,她暫時只想躺著。但是本王還沒享受到啊!我於是提議69。


 

我把她的窄裙往上撩到屁股以上,把整個陰戶清清楚楚露出來。然後兩人側身躺著互舔。她不知道是累了還是我真的太大,她的嘴巴一直沒辦法張得很大,讓我稍微有些齒感。「要不你就含弄我的龜頭吧!」我暗示了她一下。


於是她開始濕含吸舔,不停玩弄我龜頭的敏感帶。小帝王因此腫脹到不行,簡直就快要裂開。


我於是把她屁股抓起來,從後面用力插了進去,她用著像是期待以久的叫床聲迎接了我的進入。


「空姐都像你這麼騷嗎?」我為了助興,邊抽插邊輕拍她的屁股問著她。房間裡的啪啪聲不絕於耳,她像隻供人享樂的小奴隸般高高噘著屁股,任由我猛力抽插,也任由自己體內的淫水噴發。


我拉開她的制服上衣拉鍊,讓她黑色的蕾絲內衣露出來。從進門都現在我都還沒享用過她小而挺的美乳,我把她翻回正面,從正面用傳教士體位進入,然後兩隻手抓著她的奶頭,彎下腰去一陣猛吸。她下體像發了狂似的扭動,應該是因為感受到我發射前的漲大,我感受到她也想一起再次高潮….

「以後我家女王不在,就是我們的約會時間囉?」洗完澡之後,我在她臉上親了一口,準備去接女兒放學。


「嗯….好….」她依然癱軟在床上,緩緩睡去。


看來小淫奴也不好當啊!

帝王粉絲團

所有男人一生中都夢想著能擁有帝王般的享受,不巧我正是個享有帝王待遇的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