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純情筆友約炮記(上)

圖/shutterstock

 

 

以前我們的年代要認識妹,都是要一筆一劃「寫來的」。比如以前最夯的「愛情青紅燈」交友小本本,每期班上都會有人拿來傳閱,然後挑中意的名字來寫信交筆友,還曾經有遇過有兩個同學同時寫信交同一個筆友鳥事,他倆被筆友同時約在我們學校附近見面,互相認出對方時的青綠表情,還被大家笑了很久。


那樣的年代是真的很純樸,沒有如今因為網路時代發達,交友軟體氾濫而造成約炮風氣。大家約筆友出來真的就只是見見面吃吃飯看看電影,大家都是真心奔著交往而去的。


當然本王之所以能稱為帝王,也就說明經歷超越一般人。在大家都還在純情交筆友的年代,本王早就已經用翩翩文采,交到了一群死忠炮友。


 

最早的一個我在這就給他取名叫露娜,她是南部人而我是中部人。南部女孩比中部女孩還要更純樸一點,所以當我們第一次約出來見面的時候,她似乎也沒有想太多。


那次是我剛好去南部實習,就提前一個月寫信跟她約時間。女筆友通常這時候都會扭捏一下,在信的開頭說自己其實很胖,照片都是騙人的很久以前的云云,但最後卻還是在信末附上電話,以及我可以打過去的時間。


她因為大學住校,都只有週末或長假才回家,所以可以打給她的時間都只有週末。第一次聽到她聲音覺得很酥麻,可能是受到她信裡所說「我很胖唷!」的影響,我真當她應該是個胖妹什麼的,但因為從來沒跟筆友見面過,因此新鮮感好奇心還是戰勝了一切。她的聲音在我的幻想裡認為不是個胖妹,軟軟柔柔的還沒有南部人的鄉音,講沒幾句就會盈盈地笑(是盈盈不是淫淫),聽著就覺得很舒服。


正因為她的聲音,我更決定要約她見面。於是我們很快地透過電話約定了見面的時間跟地點,還有明顯的信物(比如手上拿著什麼書之類的)。


 

見面那天我特地打扮了一下,穿了帥氣的牛仔外套,還有當時最流行的牛仔緊身褲,梳了一個劉德華的大油頭,準備電死那個小胖妹。誰知道一等就等了快一小時都還等不到人,正當我心裡超幹想說竟然被胖妹放鳥,一個手拿著我們約定信物的高瘦女生笑嘻嘻走了過來,跟我道歉說臨出門前本來爸媽不讓她見筆友,所以耽擱了出門的時間,後來是她再三保證會注意安全,並且兩個小時內就回家,爸媽才放她出門。


但我當時還沒從一連串的震撼中甦醒。第一個震撼是,她本人也太漂亮了吧?在從前那個沒有美肌照片的時代,把人拍醜是很正常的事,因為大家照相技術都沒多好,所以十個筆友九個比照片漂亮;第二個震撼是,WTF只能出來兩個小時?是要我督進去馬上就拿出來的意思嗎?(喂~)


這種女神我當然不甘心只見兩小時,但是為了更長遠的路,我決定使用戰術。於是那天我的確兩個小時不到就放她回家,只是在街邊的小店喝喝飲料聊聊天什麼的。但是她回家前,我馬上約了下一次見面的時間,也就是後天,並且教她其實交朋友是她自己的權利,根本不需要跟她爸媽說那麼詳細,就說妳學校還有報告要做,要早點回學校……


(待續)


帝王粉絲團


2019性愛情趣大賞 http://bit.ly/2sGw6ps


所有男人一生中都夢想著能擁有帝王般的享受,不巧我正是個享有帝王待遇的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