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前男友來約炮,該不該去?(下)

圖/shutterstock

 

前男友來約炮,該不該去?(上)

前男友來約炮,該不該去?(中)




「我絕對不吃回頭草!」A姊說得斬釘截鐵,讓前男友回來吃自己萬萬不能,「如果是他甩我,我會讓他後悔;如果我甩他,就是我不要他了啊。」A姐說不管分手是哪種情況,都不會答應前男友約炮。


「和平分手怎麼辦?」我舉手發問,A姐愣住,B妹則眼睛閃著光芒。毫無厭惡對方的理由,B妹就是那種分手,彼此沈澱這幾年,彷彿又可以重新愛上對方。


兩人坐在床邊,他穿著一條四角褲,她一絲不掛;前男友捧著B妹的臉,溫柔吻她。今天第三次了,男人的肉棒又勃起,他要她趴著讓他插入,看不到彼此的表情,B妹只聽到自己呻吟和肉體撞擊啪啪作響。


以前我們有這麼喜歡做愛嗎?前男友壓在自己身上,那重量讓人難以呼吸,B妹扭著身子,男人卻抓住她的手腕讓她不能動彈。「好爽、好爽……」男人附在她耳邊說,聽完她也雙頰發熱,陰道一陣緊縮,男人似乎也感受到她快要高潮,更加奮力抽送,聽她嬌喘求饒,男人舌頭伸進她嘴裡翻攪,下體同時射精,精液全噴進陰道裡。


 

說不上復合,卻每天傳訊息,見了面就想做愛。「交往」不就我們以前做過的事嗎?結局是分手,既然這樣再次交往又如何。B妹在心裡說服自己。掉入和前男友約炮的坑,A姐說:「有爽到就值回票價啦!可是啊這齣戲也不能演太久。」我幫B妹倒酒,告訴她:「該回到現實人生啦。」


這就是B妹的現實人生。前男友說這週都不能見面,她說好,可是他卻整週人間蒸發,訊息也不回。再次現身,還是約做愛。


浴室裡B妹背對男人,在乳房和肚腹間搓揉泡泡;他從背後抱住她,手在她肌膚上愛撫,滑溜的觸感刺激彼此性慾,她濕了下體,他勃起,用陰莖頂著她的屁股。


水花一邊灑下,男女肉身在小小的浴室纏成一塊,女人環抱男人的肩膀,一條腿勾在他臀部上,男人捧著女人半邊屁股,一手摟著她的背,下體緊緊貼合,浴室冒著水氣,空氣潮濕,毛細孔張開,全身都好敏感。女人呻吟著,被男人壓在牆壁上,任由他將陽具插入陰道,粗魯抽送。


「你上週去哪裡?」B妹問,前男友只是笑,說自己忙。「你有女朋友吧,我們共同朋友這麼多,隨便問都知道。」B妹吹乾頭髮,穿上外套。才剛爽完,妳要這樣嗎?前男友拉住B妹,她覺得很厭惡。


難怪他只能是「前男友」,B妹想著,甩頭踏出大門。


(完結)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