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情趣工具人(7)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情趣工具人(1)

情趣工具人(2)

情趣工具人(3)

情趣工具人(4)

情趣工具人(5)

情趣工具人(6)

安沉著臉,一路上默默與他並肩而行,直到公車開駛到她住家鄰近的停靠站、下了車,她始終不發一語。


小右側頭看了看她。「怎麼了?好端端的為什麼突然都不說話?」


安鼻息噴氣,撇著頭,不想多做解釋,小右見狀,將她的臉扳回來,逼她面對他。「姊姊,妳這樣,我不知道該怎麼對症下藥耶。」


安皺起眉頭。「你覺得我有病?」


「不是。是妳心裡有想法沒有告訴我,我無法做任何表示,很冤枉。」小右一臉無辜。「我只知道妳在生氣,卻不知道妳在氣什麼。」女人總是喜歡讓男人猜,然後猜錯翻臉翻更大,何必?


安眼神瞟向別的地方,帶著遲疑的語氣,問:「你……之前遇到的,都是什麼樣的個案?」


喔,關鍵字浮現。


一個莫名的話題,但有一個名詞,恰巧是這段沉默之前出現過的名詞。


身為男性,這時得聰明點。議題,假的,那是你耳朵業障重。


「那些都不重要。我當時的意思是指,妳是我遇過,最特別的對象。」


嚴格來說,應該稱「個案對象」,但這時,某個說法再出現,就是不識相。

安聽完解釋,臉部的表情稍稍緩和,又問:「你為什麼,會突然想當起這種工具人?我的意思是……」


小右聳聳肩。「妳覺得我很奇怪?」


「嗯,無償,而且……」


「我之前解釋過了,並非無償。那只是世俗的人,多把金錢看得比時間重,卻忽略了,錢可以再賺,但時間不會重來。人的一生,就那麼點長度罷了。」


如果時間能以金錢量化,那它必然是世界上最貴的物品。


「但……為什麼,想當工具人?你知道的,這個字眼,其實隱含著利用的意思……」


「那我就重新定義它囉。」小右望著夜空,「工具人,大概是男生都痛恨的名詞吧……但我莫名覺得,其實無論男生女生,都需要這樣的人。可惜本人無法替男性服務。」


「需要工具人?」


「嗯。否認嗎?」小右笑一笑,「人都有脆弱的時候,在那樣特殊的情境下,有個人陪伴自己,可以度過許多低潮。但要真正做到情感上的交流,現在的人,不是不想,就是不敢,再不然,就是不敢想。何必這麼累呢?不過就是偶爾想要有人陪,卻找不到適當的人選,為了不讓對方顧忌這麼多,我這麼定義,讓彼此能輕鬆點看待這件事。」


「你……也跟很多女性上床?」


「我不想騙妳,也不想給妳過度美好的說詞。如果對方有需要,我會。」


安又沉下臉。


「但我會做好安全措施。」


小安給他一記白眼。「這跟玩玩有什麼不同?自己說得好聽,美化罷了。」


小右撫摸著她的臉,親吻她的額頭。


「不一樣。一夜情,不需要為對方的情緒負責,但我,需要。」小右給她一個深深的擁抱。「姊姊,妳以為我在做什麼呢?吃飽太閒看妳發脾氣嗎?一個好的工具人,得承受這些,但不能生氣喔。」


「我該說你稱職嗎?還是實至名歸?」


12夜粉絲頁

Advertisement
12夜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