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那天晚上,我和大叔一起去脫衣酒吧

Share

大叔送我的生日禮物是出國旅行,五天四夜,我笑說那我該怎麼跟父母交代啊,我和你一起飛離台灣,像是私奔或逃亡,像是做了逆天的壞事。大叔摸摸我的頭髮,把我抱在懷裡。出發前一天晚上,我幫工作忙碌的他整理行李,打開衣櫃是我熟悉的那幾件西裝,我挖出深藏的休閒毛衣,把它們攤在床上,還有圍巾、手套,他的刮鬍刀,就這樣我們的東西一起被收在同個行李箱,跟著一起飛往北國。

Advertisement

三月的北海道依然很冷,但天氣晴朗,我們曬了在台北久未謀面的太陽,一邊從嘴裡呼出白煙,大叔讓我把手放在他口袋,我們擠在人群裡,偷看經過我們身邊的日本人,然後再幼稚地品頭論足一番。

我們入宿的旅館在薄野,那是紅燈區、不夜城,早上我們出門的時候街道一片安靜,夜裡疲憊返回時薄野卻醒過來了。霓虹五光十色,每個經過身邊的人都帶著酒氣和笑意,無料案內的醒目招牌,牛郎或妓女也罷,都在向行人招手。

「帶妳去的話,會怕嗎?」大叔點頭示意我那些色情場所。

我用力搖頭,卻憋著臉,覺得怕是不會怕呀,可是人家會吃醋嘛!大叔很快看穿我的心思,被我逗笑。他拉著我進入一家酒吧。

店裡閃著暗紅燈光,幾位穿著女僕短裙的女孩擁上來,撒嬌似地對大叔說了幾句話,大叔以流利的日語回應,我們被安排到吧台座位。

大叔替我點酒,我一喝覺得烈,他笑了,說喝完吧,妳會很舒服。

幾杯下肚之後,我覺得頭暈,不曉得經過多長時間,我們等到了酒吧重頭戲。不知道什麼時候,一位女僕裝女孩爬上長桌,她趴在桌上像小貓一樣伸懶腰,眼神柔軟勾人,然後轉身躺著舉起雙腿,絲襪底下的丁字褲若隱若現。

她跪坐著,揉著自己的胸部,解開胸前的扣子,只留上身的內衣,大家開始往她身邊堆鈔票,規則是她會撫摸客人的頭和肩膀,並且把臉貼近他們,但他們不能動手。

大叔跟著湊熱鬧,堆了兩張鈔票上去,女孩像小貓一樣靈巧地爬過來,她看見我,示意我可以幫她褪去絲襪。我頭暈目眩,漲紅著臉,她冰冷的手為我指引,伸進裙擺,我脫去絲襪,她穿著丁字褲的白嫩臀部露在我眼前,她身上散發甜甜的香氣,褪去的同時我的手滑過她的雙腿,我感覺陰道一陣緊,有什麼被她撩撥了。

她離去之後,把絲襪送給今天點最貴的酒的客人,大家一陣歡呼。大叔從我身後摟著我,把手探進我的胸罩,揉捏著乳頭,問我喜歡這裡嗎?我雙頰漲紅,全身陷進大叔懷裡。

喜歡啊,好喜歡這不夜城。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