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情趣工具人(10)

圖/shutterstock


情趣工具人(1)

情趣工具人(2)

情趣工具人(3)

情趣工具人(4)

情趣工具人(5)

情趣工具人(6)

情趣工具人(7)

情趣工具人(8)

情趣工具人(9)

 

 

他們做了兩次。

 

安氣喘吁吁趴在男孩的臂膀內,眼瞼半垂,是消耗體力後準備進入睡眠的狀態。

 

「累了?」

 

頭頂上飄來聲音,安輕輕點頭。

 

「不來第三次嗎?」男孩的嗓音中夾帶著淺淺笑意。

 

「第三次……你玩你自己的……」安打了個哈欠,有氣無力地說:「今天工作夠累人的了,還陪你玩,加上……其實我下班前才得知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所以,我想休息了。」

 

「什麼晴天霹靂的消息?」

 

「我爸媽傳訊給我,說他們幫我報名了什麼鬼婚友社,對方找到他們覺得條件匹配度相當的,要我給個時間,讓他們好跟婚友社說約吃飯。」

 

男孩聽了挑挑眉,覺得有趣。「相親?」

 

「嗯。」

 

男孩低下頭,發現懷中的姊姊眼裡瀰漫著意興闌珊。

 

「妳心裡抗拒,但是沒有給直接回應?」

 

「覺得煩,不知道怎麼回我爸媽。」

 

「是因為長時間沒交男朋友,父母急了吧?」

 

「嗯。三不五時跟我說,我的卵子快死啦!它們在垂死邊緣掙扎希望派上用場我沒聽見嗎?女人的年齡是很殘酷的啊!再不找人來蹭妳就變成被挑剩飯的啦!每次聽這些,本來想好好跟他們吃頓飯,都被搞到沒胃口了。」

流竄在城市燈火闌珊一隅的靈魂,想說的那些話,都留在了故事裡。 https://www.facebook.com/12nigh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