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她的出租男友(8)

圖/Shutterstock

 



她的出租男友(1)

她的出租男友(2)

她的出租男友(3)

她的出租男友(4)

她的出租男友(5)

她的出租男友(6)

她的出租男友(7)



「所以妳的前男友是日本人?」宏輝坐在小吃攤,看著美智臉上半乾的淚痕,她正一邊吸著鼻子一邊大口吃麵。

「嗯,他是個交換留學生。他回日本之後我們就分手了,從此沒聯絡。但爺爺記得我的20歲,也記得他。我不可能再找到他來演戲吧?」美智說著那段遙遠的過去,語氣很平靜。

「你找過別人來演戲嗎?」

「有過一次,爺爺完全無法接受,還發了脾氣。有時候我真不知道他在什麼狀態,清醒的或是迷糊的,所以我也很忐忑不安,直到看見他認可你的眼神,才鬆了口氣。」

「所以,下次還得是我陪妳來,每一次都要是我才行!」他眼中有一絲莫名的得意。

「呵呵,謝謝你。」美智微微一笑,低頭看錶發現時間不早了。

「欸~時間好像快到了耶!你可以先走沒關係。」她心裡很清楚,自己只是客戶,就像花錢買了仙履奇緣中的魔法,午夜鐘聲一響,什麼公主服啦南瓜車,所有浪漫美夢就被打回原形。

 

「沒事,我再陪妳一會兒。但就不是Hiroki,是我自己想陪妳一會兒。」他說,誠懇地凝視她的眼睛。

「怎麼這麼好……?」她回應他的注視,有種獲得驚喜加值服務的小感動。

「喂~妳是不是以為做我們這行業的人很現實啊?好像都是為了賺錢,在服務時間內戴著一個男朋友的面具取悅妳而已?我不知道別人怎樣,但我不是這樣。」

「那你是什麼想法呢?」

「我覺得各行各業都一樣,只有用心感受自己在做的事,那件事情才會發生意義。」

「說得太好了!真的是這樣……」

「否則我去牛郎店上班不就好了?賺得或許比我剛才花費幾個小時陪伴一個失智老爺爺來得輕鬆得多。等等吃飽了,我陪妳散散步吧!」

 

 

離開小吃攤,兩個人漫步到附近的公園,繞著公園外圍緩緩步行著,一步一腳印踩著路燈之下拉長的影子。

「宏輝,你為什麼想要留下來陪我?」

「因為我被妳的眼淚打動了……」

「是喔?所以上次那個看韓劇哭倒在你懷裡的客戶,也打動你了嗎?」

「呵呵,並沒有。同樣都是眼淚,意義也不同的,好嗎?其實我也是隔代教養長大的孩子,因為我是單親家庭,爸媽離婚那年我才三歲,爸爸忙著賺錢也沒空照顧我,我就直接被丟到爺爺家了。」

「原來如此。有個問題我很好奇,但你不方便回答的話也沒關係。這份工作你打算做到什麼時候?」

宏輝不禁笑了出來:「妳該不會以為這是我主要工作吧?我還沒有熱門到大家搶著要、客源不斷的程度。這只是我的業餘兼差而已,也沒有設立任何成就目標。至於要做到什麼時候?應該就是做到我有女朋友的時候吧?哪個女人能忍受自己的男友同時還是其他人的男友?」

「說得也是。」

「如果我們假戲真做妳能接受嗎?意思就是如果有一天,我想當妳真的男朋友,妳會不會介意我有過這段國民男友或講難聽點是公共男友的輝煌歷史?」

突如其來的問題令美智愣了一下,但或許這也是和宏輝一樣做著類似工作的人會有的內心掙扎與困惑。

以寫故事為樂的小惡魔系女子,立志成為「都會男女情慾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