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兩個女人的性愛故事:「我們都和他上過床」

Share

圖/Shutterstock

「該怎麼說呢?身材很好,又很騷!」男人躺在床上,無意識地搔癢著胯下,一邊跟我說他心目中的性感女神——僅一次和她上床,就夠他回味一輩子。

從男人口中無法知道那女人是什麼樣子,他只會說很正、很性感,再沒有更多的形容詞;倒是我知道為什麼這個女人不再和他見面,因為他無聊透頂。

「他對妳回味無窮,妳知道嗎?」我想像自己能跟那女人見面,聊著我們共同上床的對象;他胸前有毛,屁股很敏感,她曾經跪在他面前,揉著他臀部,吞吐著陽具,那畫面叫男人怎把持得住,他甚至呻吟好幾次。

女人能有多少機會,和另一個女人談論共同的男人呢?

「他說妳最喜歡趴著被他幹,妳總是放聲淫叫,屁股翹高高,小穴濕成一片。」我聽她轉述男人的話,拿著咖啡的手微微顫抖。他會四處炫耀她,當然也會向人炫耀我,或者他其實在炫耀自己。

女人看我的反應,忍不住笑出聲:「我知道那是妳勾引他的伎倆啦,畢竟男人這麼笨!」是啊,男人很笨,我眉頭舒展開來,放下咖啡往沙發裡靠。

「為什麼妳知道這男人不怎麼樣,但就是和他上床了?」我問眼前的女人,這問題很傻,我自己也同樣淪陷,就是想不出原因。

男人有啤酒肚,胸口的毛雜亂又茂密。他總是搔癢著胯下,再來摸妳身體,從妳的胸部、肚腹到私處,好像都沾染到他身上的垢。接著妳還要聽他說無聊的話題,哪個女生特別淫浪、胸部大,淫叫起來有夠性感,插幾下小穴就氾濫成災。然後妳也會變成他的話題之一,關於妳白皙的皮膚、紅潤的陰唇、柔軟緊實的陰道,他說妳像小女孩,高潮時哭著叫不要。

「絕對是因為寂寞,寂寞有毒。」女人多情的眼睛眨呀眨,連我都幾乎愛上她;她身上的味道很甜,從頭髮到腳趾,每一處都細心打扮過,挑不出任何瑕疵。

和差勁的男人做愛,可以全身而退啊,就是妳不會愛上他,但又同時覺得自己往寂寞的深淵掉下去了,掉下去之後,妳才能再重新爬起來,才能不覺得太寂寞。

我點點頭,覺得自己懂了。

男人用剛才抓過胯下的手捧著我的臉,濕黏的舌頭吻過來,他說還能再做一次。這一次我趴著,不用看見男人的臉,他在我身後奮力抽送,嘴裡喊著:「我好猛、幹死妳」,我忍不住嘴角上揚,或許哪天我會跟那女人笑著說這件事。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