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讓大叔教妳口愛:「不只是嘴巴靈巧,表情也要騷」

Share

圖/Shutterstock

「我想去找你睡覺!」今天加班到有點晚,搭捷運回家的路上突然改變心意,下了車,往大叔家去。

多麼火熱的邀約,大叔笑著說:怎麼敢說來就來?我說我不只要去你家睡覺,還要你陪我大吃一頓,我快餓扁了。

連日下雨,我帶著滴水的傘進到豪華大樓,管理員匆忙走過來,給了我傘套,「這樣才不會弄濕電梯。」我像隻在外面受寒淋雨的小動物,深怕髒了這昂貴的地板,我進到電梯,到達大叔家樓層,電梯門一開他就站在那等我。

大叔身上又香又暖,屋子裡沒有一點外面潮濕的空氣,我看著外面的霓虹,和底下行人撐著各種顏色的傘,大叔從後面抱我,手探入上衣,解開我的胸罩,他揉著我的乳房,一邊吻我的頭髮。他讓我一絲不掛,要我坐在沙發上,打開雙腿;他跪下來,嘴唇吻著我的私處,伸出舌頭舔舐唇瓣,我羞紅了臉,忍不住嬌喘起來。

大叔心情好的時候總是甘願服侍公主,他輕輕舔我耳朵、頸部,咬我的肩膀和乳頭,也揉著陰蒂,「妳好濕了。」他愛撫小穴,手指伸進陰道收送,力道又急又猛,我縮起雙腿求饒。

大叔吻我,讓我不能再喊不要,小穴因為他的愛撫不斷分泌淫水,我雙頰潮紅,身體顫抖,害怕下一秒就要失禁。大叔喜歡看我在高潮之際緊著眉頭,身體溫暖而敏感,嘴裡說著不要、不要,他更粗暴加重力道,我控制不住自己,潮吹噴水弄濕他的掌心,也沾濕了地毯和沙發。

「每次妳來就是一團亂。」大叔解開褲頭,露出碩大的陽具,我乖乖跪在他面前,嘴唇包覆住圓潤鼓脹的龜頭,開始吞吐起來;大叔摸摸我的臉,要我含深一點,他教我怎麼為他口交,除了嘴巴要靈巧,表情也要夠騷,他說沒有男人不愛被這樣服務。

我屁股翹高,趴在床上等著大叔,剛才潮吹過的淫水順著大腿流下,大叔用力拍打我的臀部,他毫不手軟,被打了三下後我感覺屁股又熱又辣。這是懲罰,因為我沒能忍住潮吹;這次換肉棒進入,他粗暴、不留情,直接猛衝猛撞,陰道撕裂般疼痛,同時一股強烈的尿意襲來,大叔突然抽出陰莖,我的小穴立刻氾濫,淫水直接噴出來。

我癱軟在床上,抱著膝蓋發抖,大叔把我擁入懷中。一下使壞、一下溫柔,大叔喜歡來這套,而我總無力反抗。

「所以,該去吃晚餐了嗎?」大叔溫柔地說。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