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一個能滿足我任何需求的她(上)

跟她認識也沒有很曲折的過程,就是一次跟同事出去喝酒,我正要去上廁所的時候剛好撞上從廁所出來的她。她也喝了酒有點站不穩,我看也沒看就立刻扶住她,她不停跟我道謝。

本來我也沒多想,就逕自去上廁所了。後來席間我到外面去抽煙,她也搭過來跟我要了一支,然後就這樣自然地交換了line。後來時常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因為她不是我的菜,雖然腿長但是胸不大,所以也沒想再約她出來,畢竟當時本王還有別的後妃,一時之間不缺人打炮。

直到有次她晚上忽然敲我,說今天晚上有應酬要喝酒,她又跟男友吵架了,所以想叫我去接她。通常女方已經主動到這個份上了,你還不接球那就真的不是男人了;再加上聽到她說「有男友」,這種能有機會給別的男人戴綠帽的虛榮心,促使了我答應去接她的要求。

後來時間差不多了,她line了我某間「xx酒店」的名字。我原本以為她是在那間酒店裡的餐廳應酬,結果到了之後才知道,她的確是在那間酒店應酬,但她應酬完直接在酒店開了個住宿房,然後叫我上去。

她的確有點醉醺醺,但我估計她酒量不錯,這個程度的醉不至於讓她做出蠢事。我進房之後拿了瓶解酒液給她,要她趕快喝下去,她裝瘋賣傻地說要我餵她。我擰開瓶蓋,從背後摟著她,讓她斜躺在我懷裡,然後像餵奶瓶的方式準備往她嘴裡餵。

「用嘴餵我。」她別過頭,拒絕我把瓶口塞到她嘴裡。

我猶豫了一下,不是內心道德感作祟,而是考慮到她滿嘴的酒味。於是我換了個方法,把解酒液喝進嘴裡之後,再從高處吐進她嘴裡,最後輕點了下她的嘴唇,然後說了句:我不想趁妳之危。

她聽完這句好像被啟動什麼開關似的,摟著我的脖子就親上來。因為兩個人的貼近,我聞到她頭髮的香味,剎那間我的開關也被啟動,於是摟著她就開始狂吻,手也開始往她穿了絲襪的裙子裡摳。

她猴急地把我的褲頭打開,意思是要幫我口。我阻止了她這個舉動,因為我知道醉酒的女人口起來,很容易會因為抵到喉嚨而產生吐意,到時候一個不小心,我小帝王就變成她的嘔吐桶了。但她倒是堅持,還洞悉我的心思似的說,放心吧我不會吐。

於是我就接受了她的「服務」。大概因為帶點醉酒,所以吸得很大力,但是沒什麼齒感,感覺很強烈。她甚至要我像狗爬似的趴在床上,然後在後面從我的陰莖一路舔到兩顆寶貝蛋,含在嘴裡又吸又舔,再舔到菊花周邊,然後奮力把舌頭擠進我的菊花裡。

這是第一次有女人對我這麼做,我彈了起來。她說,放輕鬆吧,我會讓你舒服的。我其實有點不安,感覺自己才是被吃的那個,但確實又是刺激的,所以我還是照做了。一道溫熱感從菊花陣陣傳來,這種詭異又溫暖的感覺我實在很難形容,但雖然舒服,卻沒辦法讓我硬起來,於是持續不了多久,我就停止了她的服務,讓她繼續幫我口……

(待續)

 

帝王粉絲團

所有男人一生中都夢想著能擁有帝王般的享受,不巧我正是個享有帝王待遇的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