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捷運慾線(9)

那過程美好到輕飄飄的,睡醒才有一種回到地面的感覺,不說還以為我昨晚喝酒了,這種落差感怎麼能叫人不想跟他做愛?


所以當他開口問我,剛睡醒思想比較直線的我就迫不及待地說出想維持炮友關係。


其實我更想知道我跟他有沒有機會成為情侶,但我太怕連炮友都維持不下去,我也不想他誤會我是不是暈船。


任何關係只要有人暈船,即使曖昧也會變成一方認真了,一方卻退卻了。在這個缺乏安全感的時代,暈船是一個大禁忌。尤其女人遇到這種條件不錯的男人,表現得不太在乎才不會被玩弄⋯


果然沒過兩天他又急著想見面,我們相約週末下班後的晚餐,上床似乎沒發生過一樣的像朋友般聊天,我們聊了更多相仿的興趣,我心中不斷浮現他就是「對的人」的訊號。


我們又一起搭捷運,而照方向是我會先下車。


 

「嗶—嗶—」車廂門打開,我往前走去,左腳踏出車門,右腳接著要踏出,突然整個身體被一股力量往後拖,我失去重心往後仰,眼睛一定焦之後是他把我往後抱,我跟演偶像劇一樣靠在他懷裡。

 

還好整台車廂只有我們,不然太丟臉了!

 

「你幹嘛?!」我抓著他扶起自己想站好,他卻把站好的我抱進懷裡。

「跟我回家。」在約好時間之後我都在想今天晚上會不會又一起過夜?我已經自慰一個禮拜了,每當洗完澡躺在床上,我都會回想坐在他身上的激情,胸部被他手掌把玩,唇瓣被他吸吮,小穴被他填滿⋯噢!

 

所以我當然跟他回家了。

 

他瞞著關燈的家人偷偷把我帶進房間,連鞋子都一起拿進去。

 

「我很久沒帶女生回家了,怕家人問。」一關上門他就這麼說,嗯,這是什麼意思?

 

等待了一個禮拜的我也裝不了矜持,兩眼直盯著他下一個動作。

 

他把口袋東西拿出來,打開電腦挑選音樂,播放,回過頭看著我,用唇語說了:「想要嗎?」

我點點頭,把手錶、耳環收進包包,我們互看一眼之後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這是我說不上為什麼的默契,但就是知道彼此想的一樣。

 

《下週待續》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