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女友每天都好想要:「我快被榨成人乾!」

圖/Shutterstock

 

 

晚上十點多,辦公室終於熄燈,我和M一起打卡下班,走出公司後他看起來更沮喪。「我女友每晚都想要。」他的臉垮下來,非常緩慢地吐出每一個字:「做這個專案壓力超大,我晚上都硬不起來,可是她會纏著我,叫我不要睡。」我忍不住大笑,卻也很同情M,那你回辦公室睡好了,我提議,這樣她不會再吵你!

 

女友不要你不爽,女友想要你也不行。A姊聽完M的故事,忍不住唸他,天啊男人真難伺候,這種時候一定都是男人先懶惰,你說說看,熱戀期的時候,是不是常撲到她身上,保持蓄勢待發,隨時能站起來?M聽完憋著笑,把文件丟到A姊桌上。「我們在一起一年多了,次數減少是正常的吧!」

 

M的女朋友做行政職,幾乎都準時下班,她自己用過晚餐,洗好澡,窩在沙發上看電視。算一算男友還有一個多小時才到家,她拿出抽屜裡的「玩具」,擺在床上,換上薄紗睡衣,特地用電棒捲整理頭髮。

 

她好愛準備這種小驚喜。

 

等M下班回家,女友一下子撲上去,寶貝回來啦,M吻她額頭,說他餓壞了,要先吃消夜,妳要吃嗎?我不要啊,吃消夜會變胖。她抱著他,看他吃東西,說等下陪他洗澡,他說想趕快洗五分鐘就出來,她不肯。

 

水流從M的頭頂流到肚腹,穿過茂密的叢林,水滴滑過陽具;M的女友正興奮地在手上沾滿泡沫,握住小弟弟不斷搓揉。有點硬了,純粹生理反應,M洗著頭髮,然後說該沖水啦。女友不甘心他半軟,沖水後隨即跪在他兩腿間,含住疲軟的肉棒吞吐。

 

「不要啦……」他想拉她起來,她就把男友推出浴室,帶到床上,讓他壓著她。「跟我做愛。」她要求,眼神充滿溫柔與渴望。他吻她,愛撫她,她替他口交,舔他的耳朵和脖子,空氣裡充滿慾望,兩人濕溽的髮絲不斷滴水,床單都被弄濕,她心跳好快,感覺陰道一陣緊,下體濕滑,她好想要他。

 

她躺在底下,雙腿夾住他的臀部,要他直接進入。他往前幾次,怎樣就是進不去,她伸手探尋,最後握到一根半軟的陰莖。難怪進不來。她試著幫他打手槍,可是卻越來越軟。

 

「我想我不行……,我要睡覺了」男友說完,起身躺在旁邊,不到一分鐘就出現鼾聲。

 

你真的好遜,眾姊妹們斥責M。沒辦法啊,每天都這樣,我要被榨成人乾了,很可憐好嗎,M表示抗議。這時主管叫住M,請他今天一定要交出報告。

 

又要加班,回家又要打炮,這地獄般的輪迴!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