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捷運慾線(11)

圖/Shutterstock

 

 

捷運慾線(1

捷運慾線(2)

捷運慾線(3)

捷運慾線(4)

捷運慾線(5)

捷運慾線(6)

捷運慾線(7)

捷運慾線(8)

捷運慾線(9)

捷運慾線(10)

 

我們有默契地脫下衣服,兩個人全裸的站在對方面前,他的身材很勻稱結實,跟他整齊的房間一樣,似乎是個嚴謹自律的人。

 

而我不是,我房間就是網路梗圖是會出現有一張衣服椅子的人。

 

其實現在這個瞬間還蠻尷尬的,兩個人赤裸的樣子反而感受不到原本的衝動。我們看著對方,竟然一起笑出來了,這大概是我這輩子最白痴的時刻之一了,可是心裡卻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或者是說一種很安心的感覺。

 

於是他抱著我,我們開始聊起彼此過去的故事。他似乎很喜歡梳我的頭髮,他的手一絲一絲地梳著我的頭髮,我說這曾經遇過的對象,同時回想自己曾經被這樣摸著頭髮嗎?

 

重點是,我們都沒有穿上衣服。一男一女,全裸的抱在一起,不是正要做愛,也不是剛做完愛,聽起來多不合理?

 

其實我渴求他更多的溫度,我仍是想跟他做愛的,只是貪圖剛剛那美好的時光,好希望能不斷重複上演,而不是隔天睡醒就失蹤的曇花一現。

 

只是重頭戲還是要來,當我講到一個段落時,刻意不說話看著他,他本來笑了笑示意等我繼續說話,下一秒就懂了我的停頓是一種暗示,他的手心從我面前滑過抓住我耳際旁的頭髮,眼神從溫柔變成迷戀,嘴唇從上揚變成輕抿,連呼吸也馬上變得急促。

 

我跨開了腳夾在他腿上,他抱起我的臀讓我坐在他身上,我們的互動帶著默契,讓氣氛不會因為要確認或溝通而被切斷。

 

一切就很順地開始,我坐在上,而他肉棒也向上插進我的身體,夾著他的我前後扭動屁股,摩擦感從小穴到陰唇呈現一個規律的幅度,進而堆疊出無法言語的爽感,並從腹部不斷擴大到胸口。直到他緊抓住我的屁股時,我突然有一陣熱流竄出,嘴唇幾乎要被咬破,手指都要嵌入他的皮膚,緊夾的腳趾也止不住,止不住我的潮吹。

 

我竟然很快地就潮吹了。

 

不知道是不是潮吹讓他更興奮,在我哀求停止時他也跟著射精了,於是我們抱在一起喘了好一會,他才開口說話⋯

 

「不要當炮友,好嗎?」他問。

「那⋯你的意思是?」我有點緊張,可是窩在他懷裡也無法動彈了。

 

他鬆開手讓我能往後看著他的臉,他的神情有點嚴肅,這場面未免也太怪,男人在一起高潮後提出不要當炮友,我當然知道不是炮友那就是交往了,只是⋯只是我從來沒遇過這種情況。

 

不都是到手就膩了嗎?

不是射精後就聖人模式,而且能當炮友就不會想當女友嗎?

 

還是他⋯是所謂的甘蔗男?先甜後渣?!

 

《下週待續》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