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捷運慾線(13)

Share

Advertisement

(圖/Shutterstock)

捷運慾線(1

捷運慾線(2)

捷運慾線(3)

捷運慾線(4)

捷運慾線(5)

捷運慾線(6)

捷運慾線(7)

捷運慾線(8)

捷運慾線(9)

捷運慾線(10)

捷運慾線(11)

捷運慾線(12)

拒絕了他幾次,我還是答應他的邀約。

我不是不喜歡他,只是太害怕這樣的開始,不會有美好的結局。


像我這樣對性愛開放的女人,戀愛運總是差了一點。


他穿著白色襯衫,卡其短褲,站在轉角的位置不斷環顧四周,直到眼神與我四目相接,本來微微蹙起的眉頭,就鬆開了。


這個瞬間,我好像相信他對我不一樣。


吃飽在散步時,感覺得到氣氛變得尷尬,和在餐廳的相談甚歡有十足落差,完全不知道擺哪裡的手,讓我想起韓劇男女主角的羞赧。


他想牽我吧?

還是⋯只是想跟我做愛?


我還是把手收進口袋,但一時心急就問他是不是又要回他家。


他詫異地看著我,「都⋯都可以啊。」他說。

「那走吧。」我想起來之前被當作炮友的記憶,D男也總是找個藉口碰面後又跟著我回家,打完炮就找個藉口離開。


騙我的D從來沒有抱著我睡一覺,也沒有見過彼此的朋友,他每次都用一些藉口塘塞我的要求,再用肉棒塞住我的哀求,要我用陰道交換他的陪伴。


直到我發現有一個女生上傳標註他的照片,親暱的姿勢在一群人中特別醒目,內文說明這是一群大學同學的聚會。


總之,那個D男就是偷吃了我,沒有感情的偷吃我,偷吃我的淫水,偷吃我的乳頭,但沒有要偷吃我的感情。


我沒有跟任何人說這件事,因為我也不想承認自己成為一個這麼卑微的小三,連一點感情都沒有介入、也稱不上小三吧?

回過神已經到了他家,和D男做愛的畫面還歷歷在目,我又要怎麼把眼前這傢伙當一回事?他會不會,也不是那個「對的人」,只是我通往幸福路上的一場教訓?

我們各自洗好澡躺到床上,他張開了手臂要我躺進他懷裡,已經疲憊不堪的我又帶著想起D男的壞心情,沒有想太多就只照做了。

他用手梳著我剛吹乾的頭髮,又繼續說起他最近的客戶有多難搞,聽著聽著,我就沈沈地睡去。再張開眼已經是隔天清晨,我還躺在他懷裡,房裏安靜沒有聲音,窗簾透進來的光線微弱,我忍不住吻了他。

他的眼皮抽動了兩下,眉頭皺了皺,眼睛張了開來。

「妳醒了啊?」他說完便一把將我抱緊,「睡得好嗎?」他的下巴抵在我頭頂蹭了蹭。

「我昨晚就直接睡著了嗎?」我問。

「對呀!超沒禮貌的欸,都沒聽我說完。」他放開我並看著我說。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大概我的懷抱很好睡吧!哈哈!」他說完親了我的額頭,我沒有閃躲,只是看著他會不會繼續說話。

這傢伙⋯他再開口一次,我應該就會答應他。

《下週待續》
Advertisement
Mrs.L 歐蘿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