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成為讓他欲仙欲死的小妖精(下)

Share


(圖/Shutterstock)


成為讓他欲仙欲死的小妖精(上)

她看著我硬起的小帝王,忍不住哈哈大笑。「先生你多久沒撸了?怎這麼硬?」這婆娘竟然敢娶笑我,當時心裡想著,等等要你嚐嚐我們台灣男人的厲害。

我沒說話,閉著眼等她進行下一步。她於是開始解開胸前的釦子,然後脫了奶罩,讓兩個大奶子跳了出來,接著繼續趴著,讓奶子在小帝王的龜頭上不停磨啊磨。這種柔軟的感觸讓小帝王特別躁動,尤其當我張開眼,看見一個女人賣力地在替我做這樣的服務,更是讓我擁有了無比的成就感。接著她用舌頭從我的大腿一路輕舔到肚臍周圍,然後像蛇一樣慢慢爬上我的奶頭,最後用溫熱的舌頭包覆著我整個奶頭的最敏感處。

我忍不住用手揉著她的屁股,然後慢慢摳進沒穿內褲的裙子裡。不知道為什麼她小穴竟然是濕的?「這不就只是他們的工作而已嗎?每天要被這麼多男人搞,應該早就沒有性慾了吧?」這是我當下的疑慮。

女人濕了,男人就興奮了。我內心一股猛烈的慾望就要炸開,忍不住把手指悄悄伸進她的穴裡,然後讓手指沾了些她的淫液,再逗弄她的小陰蒂。

她畢竟是專業的工作者,一點點被騷弄的軟腿感都沒有,換作是一般女人早就不行了,但她卻還鎮定的搔首弄姿,接著慢慢幫我把保險套戴上,然後開始幫我口交。

她的口交技術也許不是最好的,但是無論是神情還是音效都是最好的。她發出吸吮的聲音並且眼神狐媚的看著我,像是要把我吃乾抹淨似的用力吸吮舔舐。她甚至把我的兩顆寶貝袋給含在嘴裡玩弄,然後一邊用手上下幫我套弄著小帝王,我感覺自己就快要不行了。

「這樣不行,這樣便宜她了!」因為一旦射出來,他們就可以下班了,我當然不能讓她得逞。於是趕緊坐了起來,把她往我的身體下一壓。

「可以了,腿張開吧!」我把她兩腿分開,雙手抓著她的奶子,開始吸吮她的奶頭。又舔,又吸,又舔,又吸,不停用舌頭攻擊著最頂端,她開始喘氣扭動,想要掙脫我的壓制。

說時遲那時快,我對準她的穴口,就直挺挺插進去。她身體一軟,什麼反抗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任由我狂暴的抽插進出。

「想害我射?好讓妳下班?」我故意在她耳邊說,然後一口含著她細巧的耳朵,舔著吸著,她又開始扭動身體。這說明我弄到她的敏感帶了。

她水好多,不知道為什麼每天要接這麼多客人了,還會有這麼多水?後來我才知道,她其實很愛惜自己的羽毛,每天接待的客人不超過三個,她說這是她保持對工作的熱情的方法。因為只要服務好了,客人給的小費自然就多,她當然也就不用以量制價。

淫叫聲充滿了這個房間,我其實分辨不出來她到底是真爽叫還是假淫叫,但我管不了這麼多,只想用力把她幹到沒辦法喘氣,好報了她剛剛嘲笑我的奇恥大辱。

不知不覺的,我感覺到她穴裡分泌的白漿越來越多,小穴好像也因為高潮而越縮越緊。她整個奶子被我操的上下亂晃一通,身體像煮熟的蝦一樣紅。「啊!老公!老公我不行了!」她開始叫我老公,這一稱呼不知道為什麼讓我腦子一陣充血,竟然忍不住就猛烈地射了出來。

後來看看保險套裡,精液都快滿到一半的保險套去了….果然是個讓人欲仙欲死的小妖精!

帝王粉絲團

Advertisement
帝王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