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借種工具人(8)


(圖/Shutterstock)


借種工具人(1)

借種工具人(2)

借種工具人(3)

借種工具人(4)

借種工具人(5)

借種工具人(6)

借種工具人(7)

 

 

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被他抱進了度假的別墅。再睜開眼,我已經躺在了偌大的沙發上,身上蓋了一件小毛毯。

 

我眨眨眼,還有點睡眼惺忪。

 

「哭什麼?」

 

男人的聲音從我頭頂上方傳來,黝黑的手,同時幫我抹去眼角溼熱的液體。

 

我愣了愣。

 

是淚。

 

大概是看我沒回答,他又問了一次。「哭什麼?」

 

我看著他手指上的淚水,微微皺眉,說:「我不知道我哭了。」

 

「做了惡夢嗎?」

 

夢境?

 

嗯……我居然想不起來我夢了什麼。

 

「好像是有作夢,但醒來忘記自己夢見什麼了。」

 

「感覺不是個好夢。」他笑著親吻我的額頭。「妳一直在睡夢中喊著別走。」

 

我疑惑。「我喊著要人別走嗎?」

 

「嗯。」他指了指自己的海灘褲頭,「喏,這就是證明。」

 

我居然沒意識到,我抓著人家的褲頭?

 

我把手縮回來,坐起身,抹了抹臉。「抱歉。我不知道我夢見了什麼,導致我做了這個動作。」


 

我說著,但我的內心深處,隱隱約約有種感覺告訴我,其實,是我不想記起我夢見了什麼……

 

「沒關係。」他輕輕拍著我的頭,又吻了吻我的臉頰。「說實話,我比較喜歡妳這個樣子。」

 

我挑起挑釁的眼眉,「所以你們男人,在看女人,都是幻想自己喜歡的模樣。難怪總是上網找漂亮美眉的露胸露奶圖,藉此來安慰自己,然後又在真實生活中哀嘆自己找不到對象。」

 

「嘿,小姐,妳的牙尖嘴利真的讓人無法喜歡。」

 

奇妙的是,他說這番話的時候,沒有流露出先前那般,被挑釁時的不悅,反而話語中有些笑意。

 

他又揉揉我的頭髮,說:「我說喜歡妳這個樣子,那只是因為,我感覺這比較像是真實的妳。」

 

他俯下身吻著我的嘴唇,舌尖探入了我的口腔,翻攪交纏,我嚶嚀一聲,推拒著他,他在舌尖退出的那一刻,吸吮著我的下嘴唇,輕輕拉扯……

 

這樣溫柔繾綣的深吻,我很久,沒嘗試過了……

 

我撫摸自己微燙的唇瓣,發愣,只聽見他又說:「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我的直覺告訴我,妳原本不是一個說話這麼尖銳的人。我不清楚妳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但我真心喜歡妳拉著我、輕喊著要我別走的時候。」

 

「你休想。」我瞪著眼前的男人,「這種狀況絕對不會再發生第二次。」

 

他看著我的表情放聲大笑,轉身走向廚房。「小姐,這比較像是妳在警告妳自己,別犯第二次錯誤的感覺啊。」

 

我看著他的背影,居然不知如何反駁。

 

我的手指,不自覺地撫摸著下唇。

 

我竟然,眷戀剛才那個吻……

 

 

《下週待續》

 

 12夜粉絲頁

流竄在城市燈火闌珊一隅的靈魂,想說的那些話,都留在了故事裡。 https://www.facebook.com/12nigh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