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借種工具人(8)


(圖/Shutterstock)


借種工具人(1)

借種工具人(2)

借種工具人(3)

借種工具人(4)

借種工具人(5)

借種工具人(6)

借種工具人(7)

 

 

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被他抱進了度假的別墅。再睜開眼,我已經躺在了偌大的沙發上,身上蓋了一件小毛毯。

 

我眨眨眼,還有點睡眼惺忪。

 

「哭什麼?」

 

男人的聲音從我頭頂上方傳來,黝黑的手,同時幫我抹去眼角溼熱的液體。

 

我愣了愣。

 

是淚。

 

大概是看我沒回答,他又問了一次。「哭什麼?」

 

我看著他手指上的淚水,微微皺眉,說:「我不知道我哭了。」

 

「做了惡夢嗎?」

 

夢境?

 

嗯……我居然想不起來我夢了什麼。

 

「好像是有作夢,但醒來忘記自己夢見什麼了。」

 

「感覺不是個好夢。」他笑著親吻我的額頭。「妳一直在睡夢中喊著別走。」

 

我疑惑。「我喊著要人別走嗎?」

 

流竄在城市燈火闌珊一隅的靈魂,想說的那些話,都留在了故事裡。 https://www.facebook.com/12nigh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