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雞雞甩甩,大步地走開

Share

圖/Shutterstock

男人和女人,究竟誰在床上比較可憐?B妹說這是異性戀的奢侈煩惱,總是想著男女誰在性愛中吃虧或佔便宜,有爽到的話還計較什麼。

我打開交友軟體,拿給B妹看,一連串的訊息「妳單身嗎?」、「這麼漂亮有男朋友齁」、「正妹很多人約吧」,我是滿可愛的我知道,不過在性愛市場也是跌跌撞撞,這些男人懂嗎,哪有這麼容易,但他們還是會說僧多粥少,女生在這方面很吃香。A姐把手機搶過去,隨意滑了一下,「這些蠢男人比較可憐,結案!」

第一次和陌生男人約炮,是在網路上聊一個月,覺得多少熟悉了,所以冒險赴約。那是一次普通的性愛,男人脫光衣服,挺著肉棒,就壓到我身上,陌生人的氣息襲來,我動彈不得。他進入我,小穴被堅硬的陽具撐開,灼熱又疼痛,我忍不住呻吟,讓男人更興奮,擺起臀腰,不斷抽插,兩個人的身體都好熱,雙頰脹紅,在男人射精前,我雖然還算舒服,卻沒能高潮。

「剛剛很爽嗎?」男人像是征服過後,一臉滿足,從浴室裡出來,全身上下都滴著水,疲軟的陰莖在我面前晃啊晃。我微笑而不回話。男人從後面抱住我,邀我再戰一場,我拒絕,他有點受挫。

相關文章

「可是妳剛剛不是很爽,叫很大聲!」男人稍微提高音量,我告訴他我身體不太舒服,或許因為你滿粗的,所以小穴好痛喔。男人的面部表情緩和下來,甩著他軟癱的雞雞,走到窗邊抽菸。

妳有沒有算過,能夠高潮的機率是多少?我們三人陷入沉思,我率先回答百分之二十,A姐笑我,她說自己六成把握,「因為我比較會挑男人」,我和B妹使眼色,是誰交往了不願意做愛的男友,A姐辯解:「上週分手啦,好慘烈。」

說分手的時候,A姐其實不願意講難聽的話,可是男人也知道,差勁的性愛讓他們分開。所以來個分手砲吧,男人提議,似乎想挽回一點面子;A姐不太想,但男人此時已把她領上床,兩人褪去衣服,相擁在一起,久違地做愛。男人短暫的硬挺,大部分時間都半軟,前戲也很粗糙,眼看不知道什麼才會射,A姐縮起身體顫抖,假裝高潮,想結束這回合。

「我都還沒射,妳就不行了?」男人把問題推給A姐,她懶著反駁,男人很激動,甩著軟癱的陰莖走向她,說是她的錯。哈,還好我們分手了,太棒了!男人吼著,A姐落荒而逃。

她怎麼也沒想到,對男人最後的印象,就是那晃動的疲軟雞雞。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