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借種工具人(9)

 

(圖/Shutterstock)

 

借種工具人(1)

借種工具人(2)

借種工具人(3)

借種工具人(4)

借種工具人(5)

借種工具人(6)

借種工具人(7)

借種工具人(8)

 

吱吱……吱吱……

 

木製的四腳床柱咯吱咯吱作響,床上挽起的紗簾跟著輕輕擺動,飄入我耳裡的聲音還混和著男女的呻吟,我跨坐在他身上,努力的扭腰擺臀,讓男人的陰莖能夠插得更深入些。

 

我雙手撐在床鋪上,微微後仰著身軀,腿張成M字型,屁股上上下下撞擊著我身下的男人。

 

啪啪啪啪……

 

「啊……」

 

我舒服地喘息放浪呻吟,也聽見男人舒爽的悶哼,在我慢慢加快臀部上下撞擊力道的時候,他掐著我的腰,隨之瘋狂向上挺腰,使盡氣力劇烈而快速地在我體內抽插,我覺得自己渾身輕飄飄,幾乎被情慾的浪潮給淹沒……

 

男根幾下的快速戳刺之後,他在我體內噴出了灼熱的精液,我腿間的淫水也汩汩流淌而出。

 

我渾身無力的趴在床上,倒在他身邊,半瞇的眼,連景象都被汗水遮得有些模糊。我不禁撫摸他的臉龐,彷彿,看見了那個人……

 

他吻吻我濕溽的髮鬢,沙啞地笑著:「小姐,想不到妳真的說到做到,天天做。」

 

「當然,你是讓我花錢買時間的人,我當然得把握流逝的一分一秒。」

 

「這麼說有點傷人啊。」

 

我笑:「是『商人』吧?基本上就是以物易物的一種方式。」

 

他要我的金錢,我要他的精子。

 

他看著我,眼裡居然出現溫柔,「如果妳不這麼說,我認為目前這一切很美好。」他突然開口問:「為什麼到工具人公司?」

 

「我不是說了?因為我需要你跟我做愛一個月。」

 

「性愛紓壓?」

 

我沉默一下,才說:「當然,不止。」

 

既然都要男人的精了,去捐精受精實在太不夠意思,當然也要得到相當的歡愉,否則懷孕感覺變成一場磨難。

 

「嗯……」

 

他思索著我的話,我反問:「為什麼要當工具人?」

 

「服務女性空虛的時間。」

 

「我其實很驚訝,這間公司居然不違法?」某種程度來說,不是有點類似性愛服務的做法嗎?

 

「我們不一定會有肉體接觸,端看妳們的需要是什麼。至於高層是否有去打通關係,諸如此類的,我不清楚。只知道草創階段的時候,是一個年輕學生私下做的校外社團,免費服務,後來下任社長接棒,覺得這有商機,畢業後就創立這間公司,直到今天。」

 

「原來還有一個前老闆……」

 

他笑著回我:「據說他的行事風格很博愛,不收錢,能算老闆嗎?」

 

我伸手搔搔他的下巴。「算。而你們現在的狀態是付費工具人,居然還說我說的話傷人?想跟我談感情,就別談錢喔。你讓我到大街上隨便找個帥哥做愛,也要看人家肯不肯,只有到你們公司找才能這麼乾脆。」

 

男人瞬間沉下臉。

 

「不給妳一點顏色瞧瞧,妳可能真的不懂什麼叫雄性動物。」

 

 

 

《下週待續》

 

 12夜粉絲頁

 

流竄在城市燈火闌珊一隅的靈魂,想說的那些話,都留在了故事裡。 https://www.facebook.com/12nigh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