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夜間散步

「準備好了嗎? 」

弘明手握住了門把。春天夜晚的金屬門仍舊冰冷。

「等一下。」

惠理子調整著裙子的長短。她已經先沖過澡,髮型跟晚上的妝容也相當完美。

最後一個步驟則是反折迷你百摺裙的腰身,將裙擺弄得更短一點。

「這樣應該差不多吧。」

裙襬大約是在膝上二十五公分的地方,腿上則穿著黑色的細網襪。惠理子身材高挑,有雙修長的美腿。腿的長度與肉感形成了恰到好處的平衡,抬起眼望著弘明的眼神更帶著熱度。弘明喜歡那對眼睛。

像是受到誘惑一般,他將手伸入裙襬,用力地拍了拍惠理子的臀部。柔軟的臀肉外頭包裹著輕薄的內褲。帶著像是能吸住雙手的觸感,並且有綿密的彈力;散發著熱度,卻又帶著涼意。

弘明感到自己飢渴難耐。

 

兩個人在今年春天發現的祕密興趣,夜間散步,稍後即將開始那是個悠長又情色的夜晚時間。也是段比起性愛,更為美好的片刻。每當週末來臨,惠理子與弘明便會享受著兩人夜間散步的時間。

弘明打開了金屬門,投身進入柔軟卻又帶些涼意的春宵裡。

惠理子的公寓距離田園都市線二子玉川車站步行約七、八分鐘。這地區雖是著名的流行郊區,但只要稍微遠離車站,四處仍可見到空地、田地或林木。是個悠閒的地區。

 

快二十八歲的惠理子,或許是突然對大幅露出腿的迷你短裙感到羞窘,一邊走著,一邊頻頻拉低裙襬。

「沒人看到啦。」

「可是───」

那雙滿載不安的溼潤眼睛緊緊盯著弘明。對弘明來說,那雙眼比起豐滿的乳房或是張開的雙腿,有著更強烈的吸引力。當惠理子到了另一側的世界,就會露出這眼神,雙眉更像是相當困擾似的低垂。那是開啟性愛開關時的眼神。弘明看了看前後,確認四下無人之後,便掀起惠理子的黑裙。

「別這樣。」

弘明的手立刻被推了開來。弘明故意揶揄說道:

「為什麼? 妳都特地穿著吊襪帶跟蕾絲內褲來了,就讓其他人看看啊。」

惠理子低下頭,紅著臉反駁:

「那是因為弘說那樣穿比較好呀。」

「真的只是因為這樣? 」

「壞心眼。」

 

惠理子的聲音甜得像能將人緊緊覆住似的。弘明伸手探入胸口大敞的毛衣裡,在粗編的灰色毛衣下頭,只剩下一件長袖T恤。惠理子在晚間散步時總是不穿內衣。男人的手穿過毛衣,觸碰了胸前的突起。

「還不可以啦───不行。」

惠理子雙手從毛衣上頭抓住了弘明的手,雖然因此無法大幅動作,但指尖仍能自由動作。他用食指與中指夾住惠理子較為敏感的左方乳尖,用手指緩緩捏住後,便察覺到惠理子的乳尖挺了起來。弘明注意著夜晚街道的動靜,腦海裡仍不禁思考著為何女人的乳頭觸感就像是天鵝絨一般呢? 無論撫摸過幾次仍是如此新奇,不曾厭倦。

惠理子的手逐漸鬆了開來,有時身體更會輕輕地顫抖,抬起那雙可憐的雙眼望向弘明。但弘明卻裝作不懂惠理子的懇求,伸手環住惠理子的肩膀,不斷撫摸著她的乳尖。

「有感覺嗎? 」

「為什麼? 」

惠理子泫然若泣的雙眼探問著答案。

「為什麼在外頭被撫摸就會有感覺呢? 」

弘明沒有回答她,心裡又起了惡作劇的念頭,用力捏了捏惠理子的乳尖,再用指腹壓了下去。惠理子用甜美的聲音抱怨道:

「好痛。」

「是因為惠理子很色,在外面才會比較有感覺吧? 覺得自己正在做壞事,或是會被別人看到;不過,實際上誰也沒有看到,都是妳自己胡亂妄想,才會因此有了

感覺罷了。」

「才不是呢。」

弘明的手從毛衣裡退了出來。但重獲自由的惠理子不僅沒拉開距離,反而自己靠了過來。一陣風吹過梨樹的枝葉後,溫柔地從兩人之間穿過,吹亂了惠理子的裙襬。只要看見自動販賣機的藍光像是燈塔一樣,浮現在黑夜之中,就知道他們快走到轉角了。

「你自己還不是興奮了。」

惠理子把身子靠在弘明的肩膀上繼續走著。左手畫出如小舟般的弧度,探向牛仔褲的前端。弘明的陰莖已經硬挺到了極限,惠理子露出惡作劇般的眼神,手指從底端緩緩滑向尖端。

「前面好像有點溼溼的。」

弘明也不甘示弱,將手探入裙底,隔著內褲描繪著若隱若現的肉體線條。就算隔了兩層布料,還是能感覺到溫熱的黏滑液體。

「呀───」

惠理子不禁叫出聲來,只見弘明又接著說道:

「只不過摸了摸胸部,妳還不是溼了? 」

惠理子滿臉通紅低下頭來。

「為什麼會這麼溼? 」

「不管是誰,只要被那麼撫摸都會這樣嘛。」

 

兩個人勾起了手,朝著山丘走了上去。

小徑不到二公尺寬,一開始雖然相當和緩,但中途就會變成陡急的上坡。抬頭可見像是要占據天空的青竹,樹葉聲像是流水一般,從兩人的頭上流洩而去。春天的夜空裡掛著輪廓模糊的輕柔灰雲,潮溼的褐色包裹著大地。這條路上的光線,就只有每隔著數十公尺豎立的微弱螢光燈。弘明的右手又圍上惠理子的脖子,手掌則探入了胸口。若是他張開手掌,拇指與小指的指尖就能碰觸到左右兩邊的乳尖。

「不可以一次碰兩邊。」

惠理子雖然想阻止男人的動作,弘明卻用左手捉住她的下巴,邊走著邊給她一個深吻。因為剛才喝了茉莉花茶,兩人的舌頭還很冰冷。但是,在互相探尋著口腔深處時,立刻又火熱騷動了起來。女人的舌頭比男人要來得又薄又軟。

惠理子的右手往下觸碰了弘明的牛仔褲。拉住了拉鍊頭後,便緩緩往下移動,隨後指尖從三角褲前頭的縫隙滑了進去。散發著熱度的陰莖被冰冷指尖包裹的感覺相當舒服。惠理子穩穩地握住陰莖之後,往前滑至帶著渾圓曲線的前端。她的拇指在上頭畫著圓,讓自己的指尖沾滿了弘明的液體。隨後,惠理子抽出了手,將拇指含進嘴裡,以舌頭品嚐著對方的味道。眼神裡帶著有些害羞的情緒,她說道:

「真的很甜喔。」

她又露出了那眼神。弘明原本打算忍耐,卻無法阻止自己身體的行動。弘明的右手抱住了惠理子的後腦杓,用了點力氣往下壓,示意對方在原地蹲下來。同時,他的左手解開了皮帶,將牛仔褲退至膝蓋,讓陰莖從內褲裡解放。惠理子沒有絲毫猶豫就將弘明含入嘴裡,一開始先用舌尖將前端的溼潤全部舔得一乾二淨;惠理子曾經說過她喜歡那味道。她被網襪包裹的膝蓋跪在夜晚的道路上,嘴更忙著吸吮。弘明更知道,每當腰輕輕顫動時,先端就會溢出透明的汁液。

「看著我的眼睛做吧。」

 

雖然惠理子一時抬起頭望向弘明的眼睛,卻又像是害羞似的閉起了眼。弘明往前弓下身子,將雙手探往惠理子的胸部,邊揉捏著柔軟的乳房,又用兩隻手指搓揉著乳尖。惠理子的鼻子發出了甜蜜的嘆息,更將嘴脣前後動作,舌頭左右吸舔。這是弘明最有感覺的方式。

再這麼下去,弘明可能會先投降也說不定;他將雙手放在惠理子的肩上,往後退開。

「謝啦,雖然很舒服,但我快忍不住了。」

惠理子則是一臉可惜地站起身。

「有什麼關係,要是你射在嘴裡,我也能全部喝下去呀。」

弘明吻上了帶有自己陰莖味道的嘴脣,嚐起來有些鹹味。為什麼惠理子會覺得甜呢? 他將自己整個被唾液沾溼的陰莖收進內褲後,拉起牛仔褲。山坡小徑才走了一半。

 

兩人又搖搖晃晃地走了起來。雲被風吹開,缺了一半的黃色月亮照耀著住宅區。兩個人走在四處殘留著道路鋪裝接縫的路上。柔和的月光輕輕落在坡道上頭。

弘明毫無遲疑,就將右手伸入了裙子裡頭;惠理子則緊緊抱住他的手腕,低了下頭。一開始先摸到蕾絲內褲與吊襪帶中間露出來的大腿肌膚。大腿內側的肌膚觸感光滑柔嫩,男人的手指輕易就沒入其中。那分觸感不像是肉,反倒更像是灌滿了熱水的氣球。受到那奇妙觸感的吸引,弘明的指尖不禁輕拍、撫摸、揉捏,不斷玩

弄著惠理子。玩膩之後,他則伸出了中指,抵上內褲底部。惠理子下體的溼潤已經穿透兩層布料,分量比一開始更加澎湃。當弘明的指尖在性器上方描繪時,惠理子不禁顫動身子,用力抱緊他的手腕。

這更引起了弘明的肆虐心,他保持著若有若無的距離前後移動著手指。蕾絲內褲的底部現在已經像是被潑了水一般潮溼。他又接著在惠理子的耳旁低聲說道。

「要是再溼下去,內褲會留下印子喔。」

惠理子只是否定似的搖了搖頭,卻沒有開口否定。左手邊可以看見如玩具一樣的公寓社區。在土台上方,有著相似外觀的房子們整齊地排在一起。弘明停下腳步,站在街燈光圈的正中央。

「在這裡脫下來看看。」

惠理子滿臉通紅,害羞地垂下了頭。

「快點,不然會有人來喔。」

惠理子穿著涼鞋的腳尖站成內八狀,她縮著背,乳房也充滿重量地在毛衣裡垂了下來。她低聲說道:

「知道了啦,你轉向那邊。」

弘明背對惠理子,但仍然可以感覺到身後女人彎下身子的動作。接著惠理子開口了。

「手伸出來。」

弘明依舊保持背對的姿勢,將右手伸了出來。

「給你。」

還帶著溫熱的布被塞進了弘明的手心。拿到胸前展開後,可以看見上頭是黑玫瑰的手工刺繡蕾絲圖樣,更可見到上頭留有透明的水滴。弘明將惠理子的內褲塞進自己的牛仔褲口袋裡。

「走吧。」

惠理子點了點頭,又抱住了男人的右手。

「覺得下面涼涼的───」

為了消除害羞的情緒,惠理子開朗地說道。但弘明卻在她話聲未落時,又將手指沒入惠理子的身體裡。他的中指彎折,撫摸著起伏的內壁。惠理子稍稍彎起腰忍耐著那刺激。

「突然這樣太過分了! 」

「那好吧。」

他抽出中指,將溼潤的手指放到惠理子的嘴脣前。惠理子伸出舌頭開始舔起男人的手指,弘明卻中途將手指抽了回來,放入自己嘴裡。

「有惠理子的味道。」

 

弘明直直望入惠理子不安的眼睛,邊用舌頭舔著自己的中指。惠理子則是眼神迷離地注視著弘明的動作。之後,兩人又再次朝向下個街燈前進。

弘明用中指指腹緩緩撫摸著惠理子的陰核。惠理子的大腿到膝蓋之間,全都被流出來的愛液濡溼了。在爬上急陡的上坡時,弘明依舊用中指玩弄著她的陰核與內壁。而惠理子似乎已經無法壓抑住嬌聲,只能像疲勞不堪的跑者一樣急促喘氣。

在這山坡上頭有座小小的兒童公園。目前還不能讓惠理子達到高潮,於是弘明避開她最敏感的地方,他用三隻手指撐開薄嫩的陰脣,但手指總是滑開,無法順利夾住她的陰核。惠理子只能不斷喘息著。

他們穿過兒童公園的鐵管柵門。遊樂設施在夜晚看來就像是孤獨的現代雕刻一般,盪鞦韆、溜滑梯、攀登架。正中間則有著橘色的鐵柱,上頭點綴著明亮的白色螢光燈。

弘明與惠理子步伐不穩地踏進了兒童公園,一直線走往突出山丘的木製展望平台。二子玉川的街燈夜景在兩人腳下展開。弘明親吻著惠理子,將手指探入她的身體。惠理子也伸出舌頭回吻,右手握住了弘明的陰莖。

惠理子單手抓住眼前綠色的柵欄,向後翹出臀部,將黑色的百褶短裙掀起後回頭望向弘明。在昏暗的黑夜裡,惠理子的眼睛卻閃耀著慾望的光彩。

「雖然我很想在這裡做,但還是不行吧? 」

弘明感覺自己的喉嚨乾渴不已,只能嘶啞地回道。

「嗯,不能在外面做到最後。」

惠理子溼潤的眼神望著弘明。

「那用手指就好了,拜託。」

弘明疊起食指與中指,深入了惠理子的身體裡。毫無抵抗輕易吞入兩根手指的臀部,開始朝著左右搖擺蠕動。弘明交錯望著惠理子的臀部與眼前的街燈夜景。在二子玉川的上頭,黃色的半月緩緩滑動。

惠理子牢牢抓住柵欄的鐵網,嬌聲叫道。

「不行,我快要───」

弘明聽話立刻抽出手指,從後頭抱住了惠理子的身軀。

「回去吧,惠理子。」

惠理子則一臉苦悶。

「我現在就想要。」

眼前壯觀的夜景已經進不到兩人的眼裡。他們併著肩,快步離開兒童公園。路過下坡的小徑時,甚至還小跑步了起來。來時分明數度停步,互相摸索對方身體的

路途,現在卻像是被沖昏頭一般快速穿過。就連在這時候,弘明的中指依舊埋在惠理子的身體裡,惠理子也從牛仔褲上頭牢牢地握住陰莖。

只花了去程約三分之一的時間,兩人就回到了公寓。解開公寓大門的自動鎖,兩人在電梯裡依舊緊緊相擁,脣舌緊緊交纏。在金屬大門平均間隔聳立的走廊上,他們的上半身也是密不可分地貼在一起。

在打開門鎖時,弘明從背後抱住了惠理子。

「再一下子就好,等等。」

 

惠理子拉開了門。緊接在立刻踏入室內的惠理子之後,弘明也邊解開自己的皮帶,穿過了大門。惠理子伸手關掉玄關會自動感應的燈光後,將手扶上冰冷的門扉,更掀起了黑色的百褶短裙。狹小的玄關頓時充滿了濃厚的女性香氣。

弘明脫下鞋子,再急躁地將雙腿從牛仔褲裡抽出來,黑色的三角褲隨意丟入走廊深處。關掉燈光的玄關,是一片完美的黑暗。惠理子將手往後伸,握住了弘明的陰莖。

「快點給我。」

弘明緩緩地將陰莖插入惠理子的內部,他從來不會一口氣插入到最深處,而是緩慢地像是蟲爬一樣,一點一滴地將自己推入。從大腿內側一路濡溼到膝蓋上方的女性器一點抵抗也沒有,就吞沒了毫無溼潤的陰莖。

「好棒───」

惠理子無法克制地低聲輕喘。弘明也是一樣,就像是用溼潤的手握住陰莖先端一樣舒服。弘明花上大把時間,終於要進到女人身體的最深處時,惠理子的臀部卻開始顫抖了起來。

「我已經───不行了。」

惠理子似乎到達了今晚第一次的高潮。她用力夾緊雙腿,就連小腿肚都隨之痙攣。高潮的顫抖也穿過了內壁,傳到了弘明的陰莖。原本他還以為自己能忍得住,但那衝擊卻像是被從背後狠狠踢了一腳似的,直直傳到他的陰莖前端。

「我也不行了,惠理子。」

「沒關係,全射在裡頭吧。」

弘明的腰往前頂起,惠理子則像是要接納一切似地將臀部往後翹起。隨著自己劇烈的心跳,弘明就連最後一滴也全都吐在惠理子的體內。這真的是快樂的行為嗎? 弘明只覺得痛苦不已,畢竟這行為就等於是有火熱的液體硬是穿過自己陰莖裡頭狹窄的通道。

「好棒,我可以感覺得到。」

惠理子自稱喜歡這種感覺,甚至願意為此吞避孕藥。她喜歡感受精液射入自己的身體內部,也喜歡在那之後在馬桶上看到精液緩緩流出的景象。

「好舒服。」

弘明的呼吸終於恢復平緩。

「我也是,實在無法再出門一次了。」

惠理子低聲笑道。

「那,要不要去床上再做一次? 」

弘明的陰莖依然硬挺。

「好啊,不過我無法再出去散步一次了。」

惠理子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

「剛剛的內褲還給我吧? 」

弘明聽到,就將已經冰冷的蕾絲內褲還了回去。惠理子則是將皺成一團的內褲夾在大腿內側,走向了臥室。應該是為了不讓弘明的精液弄髒地板才這麼做吧? 弘明則是撫摸著惠理子的臀部,踏入了昏暗的走廊。接下來要在床上做點什麼? 畢竟,今晚才只試了一種惠理子喜歡的方式。

 

性愛煩惱諮詢室Q&A

Q:結婚六年後又過著無性生活,我都快外遇了。(四十二歲)

自從兩年前孩子出生之後,就與比我年長兩歲的丈夫過著無性生

活。即使我主動,他也會用﹁我很累﹂來拒絕我。雖然不覺得他有外遇,但這兩年裡他真的可以過著毫無性愛的生活嗎?再這樣下去,我都要外遇了。難道,只要能歸因於生理緣故就沒問題了嗎?

A:

性愛就與家裡蹲一樣。若是拖到五年、十年的話,就會越來越難解決,必須要盡早處理。

可以試著將孩子寄住在老家一晚,就你們夫妻倆一起喝酒悠閒聊天。「要是再這樣下去,對我們這個家庭來說,也讓我覺得很害怕。」像這樣,只要傳達自己的心情,而不要責備對方。還有,也請詢問丈夫在工作上有沒有壓力。占據男性頭腦大部分的就是工作,若是工作不順利,根本無法享受其他事物。

只要觀察過著無性生活的情侶們,時常都會讓人有著溝通不足的印象。若是能夠分享較為棘手的工作煩惱,我想應該也能自然地商量性愛方面的煩惱。

說到情侶們之間的溝通,不可或缺的就是兩人每天的創意。應該有許多人都忽略了這一點。要是每天都吃雞蛋拌飯,無論多麼好吃最後還是會膩;要是一直都跟同個人做一樣的愛,當然也會膩。藉由嘗試不同的方式,身體的契合度也有可能會越來越高,或是意外找到對另一半的新發現。這正是與同個對象長久交往的醍醐味。

 

本文出自《SEX》高寶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高寶書版
高寶書版,用心出版 ♥ 我們將用心推薦並出版許多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