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虐我吧,哥哥(1)

Share

(圖/Shutterstock)

他一直都像個哥哥一樣。

國小三年級的時候被欺負,已經國三的他放學經過,一句:「誰都不能欺負我妹。」說完就牽著哭哭啼啼的我離開。

那時候他是出名的校草,成績又好長得又高又帥,才國三就已經170幾公分,過完暑假就直接抽高到180,也順利考進第一志願。

而我老是追著他跑,看他一步步踏進大人的社會,六歲的距離讓我永遠跟不上他。

尤其當他考上大學去了大城市,電話那頭告訴我他喜歡上一個女生,剛升國中的我對愛情還一知半解,只知道哥哥不能再像以前那樣陪我、保護我了。

等我也上了大學,談了戀愛,跟別人提起小時候有這麼一個「鄰居哥哥」,很多人都懷疑怎麼會跟哥哥就完全斷掉?

但我就只是一個鄰居小妹妹,他有他的世界,我們也不像以前下樓就能玩騎馬打仗,有沒有聯絡也不重要了吧?

可是大華很不喜歡我提到哥哥,每當我聊到小時候的事他都會強壓著我在床上,要我幫他口交,還用力壓著我的頭!好幾次我都乾嘔出聲他才放手⋯

那種時刻其實很害怕,我躺在床上,手被跪在我胸上的大華抓住,他會用還軟癱的陰莖塞在我面前,我越是反抗,他看起來越是激動,再逼著我含住他的陰莖直到勃起,再用變硬的陰莖甩打我的臉。

記得第一次我哭了他才收手,那天晚上我們沒有說話,隔天他買好了早餐又像往常溫柔對我。

我知道他有問題,我知道我無法接受這樣的性關係,更無法接受他變化這麼大的性格。

可是第二次發生的時候,我終於退開他之後想逃出房間,他卻抓住我的頭髮,我痛得跌坐在地,然後嚇得大哭大叫。

大華鬆手後才突然像回過神一樣抱住驚嚇不已的我,不斷對我道歉,從小被保護習慣的我懦弱地原諒了他,但除了原諒之外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辦⋯

但是當大華親我的臉,當他想脫掉我的衣服,我都有一種噁心的感覺。

看著他的唇舌撥弄我的乳頭,乳尖的酥麻掩蓋不了心中的反感,我沒有推開他,只是沒有意識地配合他。

「如果哥哥在就好了,他就會來救我了。」

因為這個念頭,我上網搜尋哥哥的名字-張詠豪。

在臉書上看到好幾個張詠豪,我一一檢視每一個檔案,但點開某一個大頭貼在昏暗派對拍下的男人,那記憶中的眉目,還有嘴邊的梨渦。

就是他了,是哥哥。

看著枕邊熟睡的大華,從大四交往到現在出社會,我們的關係只是越來越差。雖然找到哥哥也不代表什麼,但我總覺得現在糟糕的人生,會得到救贖⋯

Mrs.L 好攝戀人

Advertisement
Mrs.L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