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童話破滅:「我不能做你床上的女王」

Share

圖/Shutterstock

男人溫柔靠近,他吻我,從嘴角到耳朵,搔癢我的慾望;他抱著我,手停在乳房上搓揉,把胸部捧在掌心上吸吮乳頭,我扭著身體呻吟。他引導我撫摸鼓脹的胯下,肉棒非常硬挺,龜頭圓潤脹紅,我張開嘴含進嘴裡,舌頭靈巧地舔,唇則用力包覆,上上下下,他撫摸我的頭髮,說我好棒、做得很好。

他壓在我身上,直接進入,碩大的陽具撐開小穴,每次跟他做愛都有點疼痛,持續抽插刺激淫水分泌。他奮力擺動腰部,額頭冒出汗,我摟著他的肩膀,在他耳邊嬌喘,兩人都越來越興奮,我身體顫抖,全身好熱,就快要達到高潮!

「啊幹幹幹,妳這賤貨臭婊子,媽的幹死妳、幹死妳!」男人嘶吼,射精癱軟。

是的,每一次溫柔王子給足前戲,優雅褪去我身上的衣服,有點粗暴卻依然紳士,但到最後總會破局,變成滿口羞辱的低級男人。

為什麼?我問他,在你心裡我是個賤貨嗎。王子當然搖頭,回應我:妳是最美、最棒的。我的天,那你射精時幹嘛說這些?!

因為他平時夠迷人,然後滿口髒話在床上不是大問題吧,我安慰自己,他又不是早洩軟屌。他抱著我,手從衣服探進去,不斷揉著胸部;我又被挑起敏感的神經,在他的命令下把自己脫光,我坐著張開雙腿,自慰給他看,我愛撫陰蒂,手指伸入陰道,也捏捏自己的乳頭,伴隨陣陣呻吟,最後他終於忍不住,撲到我身上。

他讓我趴著,屁股翹高,濕潤的小穴對著他張開,我緊閉雙眼,臉頰潮紅,光是這樣讓他看著我就好興奮。突然之間他啪的一聲啪打我的臀部,力道之大,我驚叫出聲,他壓著我的背,想把肉棒插進來,但目標不是小穴,而是後門!

欸,不可以!我轉身想制止他,此時他興奮不已,低級魂又上身,「賤女人趴好」他講完還是想硬來,陰莖一直往肛門挺進,我有種撕裂般的疼痛,我還沒玩過走後門啊,循序漸進不行嗎,你有問過我嗎!

我掙扎,扭著身體,忽然腳踹中他的蛋蛋,他摀著下體,縮成一團。你沒事吧,還好嗎,我問他。此刻他已經半軟,流露受傷王子的神情,說他還好。

「妳再趴好,我們還沒做完,好嗎?」他問我,顯然我剛才踹不夠大力。「我沒辦法了。」我告訴王子,你的滿口羞辱,和突如其來的「後門遊戲」,都讓我消火,我實在沒辦法了,畢竟我是想在床上好好當女王的人。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