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借種工具人(11)

圖/Shutterstock

 

 

借種工具人(1)

借種工具人(2)

借種工具人(3)

借種工具人(4)

借種工具人(5)

借種工具人(6)

借種工具人(7)

借種工具人(8)

借種工具人(9)

借種工具人(10)

 

 

我帶著疑惑,跟他共處了半個月。

 

結論是:這是一個有病的男人。

 

清早起床,我看著滿桌豐盛的早餐,歐姆蛋捲、培根、半熟蛋,香蒜吐司……

 

「你昨天戰得這麼累,還有體力起床搞這些?」

 

「有在運動,還好吧?」

 

男人只穿了一條四角褲,在廚房裡遊走,我不禁脫口而出:「當你女朋友應該很幸福。」會做菜,也會做愛。

 

他從冰箱拿出柳橙汁,對我回眸一笑,「妳現在不正是嗎?」

 

自從上次的誤會,我明白他真正的意思,但我還是忍不住戳他。「一個限時女友的概念?其實,我不知道你們公司這麼專業,我原本以為……」

 

他瞪了我一眼。「這是額外服務。」

 

「喔,好吧。」我聳聳肩,「感謝您。」

 

看見他出現了沉黑的臉色,我皺眉,「你們男人很難伺候耶!」

 

「妳以為妳們女人就很好搞嗎?」

 

「好,行,戰線延長,邊吃邊講。」我坐上吧檯高腳椅,拿起刀叉享用早餐,同時再一次問起,半個月前的問題。「你愛我嗎?」

 

「小姐,我們才認識半個月。」

 

「時間不是問題。」我抿抿唇,「問題在於,既然沒有感覺,何必偽裝呢?」

 

「我不認為這是種偽裝,起碼在當下,相處夠美好。」

 

「那我就不懂了。也就是有感覺,但是是有時效性的?」

 

男人遲疑了下,才回我:「嗯。」

 

「好吧。」

 

「嗯?」

 

「我接受你的提議。或者該說……想法?」

 

既然如此,那就讓這個男人,好好當我剩下半個月的……伴侶?或者該說……男朋友?

 

「真的?」

 

他忽然眼睛一亮,我卻看不清那是什麼意思。

 

「嗯。」反正這樣的模式,絲毫不減損,我當初的目的。只是,假時真做真亦假,反過來說也是,誰知道這當中真沒有一絲情感呢?試了才知道。

 

但,我不會改變我的初衷……

 

在我發呆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他突然話鋒一轉。「妳上次說,妳是因為想懷孕?」

 

「嗯。我想要個孩子。」

 

他笑,「妳真有勇氣。」

 

「怎麼說?」

 

「如果沒有想要共組家庭,獨自扶養的話,無論男女,單親,都很辛苦。」

 

我聳聳肩。「所以我慶幸我的工作能力還不錯,應該養得起。」

 

反正該失去的已經失去,手上得到的,也是努力換來的成果,我只能把握我所能留住的。

 

他毫無預警的,湊上來啄吻我的唇,舌尖舔去我嘴角殘餘的抹醬,又輕輕嚙咬了我的耳珠,在我耳朵吹氣,鼻息拂得我渾身一麻。

 

「為什麼,妳瞬間要露出這麼失落的表情呢?」

 

他撫著我的臉龐,專注地望著我,提出疑問。

 

我勾勾嘴角,「沒什麼,只是在想,萬一半個月後,結果不如我所想,我該……怎麼辦呢?」

 

他的手撫摸著我的背脊,隔著輕薄睡衣,揉捏我的乳房,在我感到酥酥麻麻的時候,給了我一個意外的答案。

 

「那就私下約吧,別去公司了。」

 

 

《下週待續》

 

 12夜粉絲頁

 

 

流竄在城市燈火闌珊一隅的靈魂,想說的那些話,都留在了故事裡。 https://www.facebook.com/12nigh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