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借種工具人(11)

圖/Shutterstock

 

 

借種工具人(1)

借種工具人(2)

借種工具人(3)

借種工具人(4)

借種工具人(5)

借種工具人(6)

借種工具人(7)

借種工具人(8)

借種工具人(9)

借種工具人(10)

 

 

我帶著疑惑,跟他共處了半個月。

 

結論是:這是一個有病的男人。

 

清早起床,我看著滿桌豐盛的早餐,歐姆蛋捲、培根、半熟蛋,香蒜吐司……

 

「你昨天戰得這麼累,還有體力起床搞這些?」

 

「有在運動,還好吧?」

 

男人只穿了一條四角褲,在廚房裡遊走,我不禁脫口而出:「當你女朋友應該很幸福。」會做菜,也會做愛。

 

他從冰箱拿出柳橙汁,對我回眸一笑,「妳現在不正是嗎?」

 

自從上次的誤會,我明白他真正的意思,但我還是忍不住戳他。「一個限時女友的概念?其實,我不知道你們公司這麼專業,我原本以為……」

 

他瞪了我一眼。「這是額外服務。」

 

「喔,好吧。」我聳聳肩,「感謝您。」

 

看見他出現了沉黑的臉色,我皺眉,「你們男人很難伺候耶!」

 

「妳以為妳們女人就很好搞嗎?」

 

「好,行,戰線延長,邊吃邊講。」我坐上吧檯高腳椅,拿起刀叉享用早餐,同時再一次問起,半個月前的問題。「你愛我嗎?」

 

「小姐,我們才認識半個月。」

 

「時間不是問題。」我抿抿唇,「問題在於,既然沒有感覺,何必偽裝呢?」

 

「我不認為這是種偽裝,起碼在當下,相處夠美好。」

 

「那我就不懂了。也就是有感覺,但是是有時效性的?」

 

男人遲疑了下,才回我:「嗯。」

流竄在城市燈火闌珊一隅的靈魂,想說的那些話,都留在了故事裡。 https://www.facebook.com/12nigh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