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虐我吧,哥哥(2)

(圖/Shutterstock)

 

虐我吧,哥哥(1)

 

還好哥哥還是像以前一樣,我只要需要他,他就會出現。


哥哥同意了交友邀請之後馬上傳訊息給我,告訴我他其實有試著想找我,但每次回老家都沒有機會遇到。

我們在網路上敘舊了一番,長大之後跟哥哥聊天多了一絲扭捏,總是怕自己太過頭,但又忍不住竊喜。


奇怪的是,哥哥一直迴避他的工作,說有些事情見面再說。


我們見面約在一間很隱密的日本料理,進門報出哥哥的名字就被帶進最深處的包廂內,坐在包廂最裡面的哥哥正解下領帶,從容地將深藍色的領帶放在右手邊的椅子上,張開雙手走向我。


嗯?從小都抱著哥哥大腿的我,卻對這個擁抱感到不自在⋯

有一種,心跳加速、寒毛直豎的感覺!


啊,是香味嗎?哥哥的胸口有淡淡的香味。對,哥哥真的長得好高,我明明也長大了,卻還是只能窩在他的胸口,還像個長不大的妹妹。


哥哥的香水味隨著他的體溫擴散在我臉上,如果香味有形體的話,現在應該滿滿地包住我的臉。


而且哥哥的笑容還是一樣好燦爛,像是會發光一樣。

陽光男孩就是說哥哥這一種吧?一笑,天都放晴了,心情也放晴了。


「怎麼會這麼突然找我?我的意思是,妳是不是遇到麻煩了?」哥哥果然還是特別擔心我的。

「我的男朋友⋯我們好像不適合,而且他會⋯」我試著把跟大華的事情都說出來,除了哥哥之外也沒有第二個人知道我跟大華之間的問題,尤其是大華帶有暴力的性愛。


「妳不喜歡他那些行為嗎?」哥哥走到我旁邊的位置坐下來。

「其實我有查一些資料,他那樣好像不是病,只是做那件事的方式比較特別。」其實回想起來,我不是真的厭惡那些特別的行為,是打從心底不想跟大華做愛了⋯


「我來教妳什麼是舒服的,妳就會知道自己喜不喜歡了。」哥哥說完就站起身去拿剛剛拆下的領帶,「好嗎?」哥哥走到我面前,彎下腰,吻了我。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