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開放非常男女(6)

圖/Shutterstock

 

 

開放非常男女(1)

開放非常男女(2)

開放非常男女(3)

開放非常男女(4)

開放非常男女(5)

 

我不僅在陌生男人家裡,還在他床上。舒服地洗了個熱水澡,酒醒了一大半,穿上他大方借給我的棉質T恤,長度正好遮住我的臀部。我抱膝坐在床上,偏著頭看從浴室出來的他正用吹風機吹乾他的頭髮。

 

他的T恤有洗滌過的清香,房間也是飄散著好聞的木質味道。他穿著坦克背心和運動短褲走過來,遞了一杯溫開水給我。

「喝點水吧!然後……睡個好覺。」他說。

我接過杯子,啜飲了幾口開水,然後把它放在床邊櫃上。

「駿哥,你平常會帶女生回家嗎?」

他笑了:「女朋友才會帶回來。至於女客人……,這還是第一次。」說完,他聳聳肩。

「那真不好意思,奪走了你的第一次。被女朋友知道會生氣嗎?」我嘻笑著說。

「我現在單身啊!單身快兩年了。」他表情平靜。

「怎麼會?這麼帥氣的吉他手,工作的時候應該很多人示愛的吧?」駿哥在表演舞台上真的很有魅力,我覺得他應該桃花很旺才對。

「有是有,但是沒遇到想進一步交往的。」

「是喔?我以為大部分的男人不會放掉送到嘴邊的肉。」

「沒錯啊。可是交往的女朋友畢竟不一樣……」

我點點頭:「我明白了!意思就是炮友或一夜情,男人的標準是寬鬆的,但是要交往的時候還是會考慮很多其他因素,也不是那麼隨便的。」

他呵呵笑了:「這叫我怎麼回答?有挖坑給我跳的感覺……」

「我就直接問了啊,你有過一夜情或單純為了性而做的嗎?」我盯著他的臉,看著他臉上細微的表情變化。

他毫不閃躲地直視我的眼睛:「有啊。但也要有好感或是有感覺啊,不完全是那麼動物性的……」

我喜歡他的誠實。促使我想進一步地問他:「那你現在……,有感覺嗎?」

他輕嘆了口氣,抿了抿嘴:「妳這麼漂亮,洗完澡香香的,穿著我的T恤坐在我的床上,還問我有沒有感覺?妳不知道我得努力壓抑我的感覺嗎?」

我藏不住嘴角的笑意,從床上跪立起來,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見他皺了皺眉頭別過臉去。

「但我不希望明天早上起床妳後悔了。床留給妳,我睡外面沙發吧!」他說,然後一把抓起床上的一顆枕頭和掛在椅背上的外套,快步地走出房間並帶上了

門。

以寫故事為樂的小惡魔系女子,立志成為「都會男女情慾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