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虐我吧,哥哥(5)

圖/Shutterstock

 

 

虐我吧,哥哥(1)

虐我吧,哥哥(2)

虐我吧,哥哥(3)

虐我吧,哥哥(4)

 

我跪在門口為他口交,走廊的盡頭不時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他按下門邊的服務鈴,原本的吵雜聲突然變小,然後零碎的腳步不斷逼近,直到走廊的盡頭冒出身影。


「老闆,需要甚麼嗎?」一男一女的服務生站在走廊盡頭,光線從他們身後射進,逆光的關係讓我看不清楚他們的臉。


「不準停。」他低聲對我說。

「小萱過來鋪墊子讓小姐跪好,剛士你去裡面拿件浴袍過來。」


當男服務員走過我身旁,若有似無的眼神讓我更加緊張,他面無表情的樣子對比我現在慌亂的心情,更顯得自己好像做錯的小孩正在被處罰,而他們是在看戲的大人。


我換上浴袍,而浴袍下則是一絲不掛。


「妳,能聽話嗎?」


「嗯…」


我們又回到房間,而兩個服務生從門外把門關上,大約有10坪的空間顯得更空曠。他頂著勃起的肉棒走到房間深處,把柚木色的書櫃往右邊一推,在書櫃跟牆角之間是另一個通道…


「走進去,妳就是我的奴了。」

我其實不懂那個意思,我們之間會變成什麼關係?我是劈腿了嗎?還是我要被他關起來?

但我還是走進去了通道,深紫色的絨布牆壁讓環境更加陰暗,撲鼻而來的是男性的香水味,跟另一個超大的房間。


寬敞的程度,大概就是小型的電影廳吧?


裏頭有各式各樣的…「道具」?我不知道甚至根本沒看過的東西,只有那張紅色的大圓床是唯一正常的物品,好幾個玻璃櫃中放著各式各樣的陽具模型,還有一整排的變裝衣服。


他站在我的身後要我往前看這整片的鏡子,我的浴袍半開露出了左邊的乳房,他伸手捏住我的乳頭轉圈,我心跳快到都能聽到撲通撲通的聲音。


「妳還是這麼可愛,讓人好想一口一口吃掉。」他用鼻尖磨蹭我的脖子,因為太癢了我忍不住縮起身體,他卻用力掐住我的乳頭,「不准動!」他喝斥了一聲,我因為太害怕而僵直住身體,他轉身到一排正方形的小櫃子中抽出一盒金屬夾子,然後擺在我身旁的床沿。


「夾著,這是處罰。」我就跟著照做了,金屬的材質一開始沒那麼痛,但大約三秒之後感覺到持續的壓力,乳頭好像不斷被夾到最扁最扁的狀況,痛的感覺也從小小的範圍開始擴大…


「好痛。」我忍不住說出來。

「那為什麼不聽話呢?」他打開夾子,又放手夾回去,這種短暫的釋放,讓再夾一次的痛感更強烈了…


天啊,我是不是不應該答應的?


 

《下週待續》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