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那個讓我在情海裡翻船的她

圖/Shutterstock

 

 

本王此生縱橫情場,殺遍床上無數浪女淫娃,卻幾乎沒有栽在哪個女人手上。

 

唯獨「她」。

 

「她」實際的職業是什麼我不知道,因為後來對照她跟我之間的許多對白,我發現真實性幾乎都不可靠。但是她有一雙很細很白的手,很輕很柔的氣質,跟很軟很大的奶。(最後這個才是重點?)

 

她說話的時候很溫柔,而且是無論什麼時候。從我一開始在交友軟體上遇到的她是這樣,後來約炮出來好多次的她也是這樣,到最後她下達最後通牒,要我們從此斷去聯絡時候的她,也依然是這樣。

 

第一次見面是她主動邀約。我們沒有進汽車旅館。我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又那種讓人不敢輕舉妄動的氣質,不是兇猛的那種,而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那種。一直到第五次見面,我們才終於走進汽車旅館,她讓我脫下了她的白色蕾絲胸罩,吸吮著她粉色又敏感的乳頭。

 

我甚至不敢太過用力,不敢把在家及在工作上受到的任何怨氣,像是發洩在別的女子身上般的粗魯狂暴。因為她的一舉一動都那麼輕巧,像條白蛇似的纏繞在你身體的四周,最後縈繞在你的心頭。

 

做愛過後我就不小心喜歡上她了,這是犯了我給自己訂下的大忌。但這實在不可避免,因為一旦當邱比特找上你了,對著你心上射下那致命的一箭,你就註定躲不掉也逃不走。

 

從那次之後我很積極的找她做愛,我特別喜歡看她多次高潮之後,臉部泛紅的模樣,我會忍不住親吻她的臉頰,然後想著下一次要再用什麼更厲害的招式來滿足她。我猜想也是這樣,她才會願意一次又一次的跟我見面。

「你知道我最喜歡看你什麼樣子嗎?」

 

「不知道。」我回。

 

「我最喜歡看你用力在我身體裡耕耘的樣子,那樣的你好像跟我融為一體了,好像永遠都不會再分開了。」

 

聽完這段話的我徹底融化。誰說只有女人愛聽甜言蜜語?其實男人更愛。只不過男人不會表現內心脆弱的模樣。那樣很娘砲。

 

那天晚上我用盡力氣滿足了她,也滿足了我自己。她聲嘶力竭的樣子都那麼溫柔,在我陰莖進出她柔穴的白沫的時候,她雙手緊抓著我的雙臂,閉著眼睛享受著那被撞擊的快感……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幸福,甚至認為自己可以為了她放棄現在的一切。只要能這樣永遠跟她做愛下去。

 

「我們聊一聊好嗎?」這句話後來在我的生命裡,是一個永遠難以抹去的陰影。她要求的不是見面,而是在通訊軟體上面的對話。那些離開的理由我現在幾乎想不起來,也可能是我刻意遺忘。我只記得,我無力去做任何挽留,也無力去改變些什麼。

 

 

帝王部落格

所有男人一生中都夢想著能擁有帝王般的享受,不巧我正是個享有帝王待遇的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