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借種工具人(番外)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借種工具人(1)

借種工具人(2)

借種工具人(3)

借種工具人(4)

借種工具人(5)

借種工具人(6)

借種工具人(7)

借種工具人(8)

借種工具人(9)

借種工具人(10)

借種工具人(11)

借種工具人(12)

借種工具人(13)

借種工具人(14)

借種工具人(15)

我吻著眼前妝容艷麗的女人,她的嘴唇透來淡淡的菸草味,使我又想起不久前,在遙遠國度的度假小屋裡的那個女子。

剛接觸她的時候,她的言語充滿著對人的挑釁,短短一句話,足以激怒我針鋒相對,現在,竟使我有些想念。

我捧著這個女人的臉頰,舌頭鑽入她的口腔,手指愛撫著她的私密處,她熱切渴求著一場酣暢淋漓的性愛。

我解開皮帶拉下長褲,將她壓在門板上,架高了她的雙腿,急躁地插進她的體內。

「啊、喔……」她用力地打了下我的臂膀。「你今天怎麼這麼粗魯……」

我開始律動,絲毫不想等待她的陰道濕潤。

「啊……好痛,可是、好爽……」

女人仰著頭呻吟,享受著被男人入侵身體的快感,她塗滿豔紅指甲油的雙手,在我背上留下蠻橫的抓痕。

沒想到她喜歡來點硬的。

之前每次接案,都要做足氣氛跟前戲,才能上床,算是一種體力活,不過,她給我的出勤費也很不錯。

我吻著她的顎骨,用力掐緊她的雙腿,臀部用力往前頂,我感受到她的甬道慢慢加速收縮,雙腿間沁出浪蕩的淫水,我搞得她很舒服。

門板因為肉體碰撞發出吱吱作響的聲音,女人嚙咬著我的耳朵,舌尖舔弄我的耳孔,說出了一串撩人心神的話語,在我加快抽插,用力頂到她最深處射精的時候,她也高潮了。

她的雙腿虛軟地勉力環住我的腰,氣喘吁吁枕在我肩膀上說:「這次雖然也很不錯,不過,我還是喜歡以前那樣……」

「嗯,這次是我心急了。」

我隨口應和,將她抱到沙發上,她沒有離開我的懷抱,而是雙手勾著我的脖子,戀戀不捨的感覺。

「你今天怎麼了?以前你不會這麼性急。想我了?」

我看著她,給以一個專業的微笑,好掩飾我內心的心不在焉。「嗯。」

她的唇湊到我耳邊,以氣音輕聲說:「那我們再一次?」

「好。」

我抱著她進入房間,忽然想起這個女人每次到公司指名要我陪伴她,是因為空虛。

她的先生長年在對岸經商,內心的空虛需要人填補。

但為何我今夜卻起了跟她一樣的感覺?

即使擁著這個女人,我卻也感到……空虛?

以往我在工作的時候,不會出現這種怪異感。

趁著那個女人先進浴室卸妝沖澡,我下意識地又看了手機。

沒有陌生來電。

一通電話也沒有。

那個尖酸刻薄的女人……現在在哪裡?

她過得好嗎?

她順利懷上孩子了嗎?

我是否有機會……聽到孩子叫我爸爸?

這些提問,都封鎖在一通電話裡,而我不知道,我有沒機會接到解答。

我嘆口氣,放下手機,踏入浴室,繼續這段纏綿的床事。

(完)

《下週待續》

12夜粉絲頁

Advertisement
12夜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