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是什麼讓你輕易肉體出軌?

Share

圖/Shutterstock

Advertisement

當一夜情的機會來臨,我想都沒想就和男人走。夜店裡我多喝了幾杯,全身都好熱,也開始大膽起來;我讓男人的手伸進裙底,他會發現小驚喜:我穿著丁字褲,他捏了我的屁股好幾下,幾次犯規想直搗私處,我從他身邊掙脫,露出調皮的眼神,他又黏到我身邊,說我好美。

才踏進他家,他就抱我上床,撩起我裙擺,看見那件小丁的真面目;他掰開我的雙腿,將內褲拉向一邊,濕潤的小穴就在他眼前,他把頭埋進我的私處,又吸又舔,我呻吟著,覺得頭暈目眩,身體也越發敏感。

他解開皮帶,要我為他口交,我跪在他面前,含住硬挺的肉棒,汗水及尿味襲來,我緊閉雙眼,奮力吞吐著,這麼做使我興奮。我雙頰潮紅,陰道分泌著淫水,他把手伸進洋裝,揉捏我的胸部,把我推向床,拉開裙子的拉鍊,褪去我的衣服,我赤身裸體躺在他床上。

關於和陌生人做愛,如果我多思考一秒,就會想起自己有交往五年的男友,見過雙方父母,考慮未來結婚,還去看過房;在穩定的愛情軌道上,為什麼就想偷偷跨出那一步呢?

男人壓在我身上吸吮我的乳頭,他抓著我的手腕,我無法動彈,頸部、耳朵和胸口全被他吻了一遍。「妳比我女友騷……,她一點都不喜歡做愛」男人在我耳邊輕輕說著。原來你有女友嗎,我心頭緊了一下,我騙他我單身,他很快沉浸在征服我的喜悅中。

我趴著屁股翹高,他粗魯地插進來,我呻吟著,換來他拍打好幾下我的臀部,肌膚被打得又熱又辣,他快速抽插的小穴也是,柔軟脹紅的陰部不斷分泌淫水,我哀號著說不要,全身顫抖,幾乎高潮。

他把我翻到正面,抓著我腳踝再度抽插,肉體撞擊啪啪作響,身體非常敏感,下體有股擋不住的尿意,我潮吹在他的床,他越奮力擺動腰臀,淫水噴得越多。他在我身上喘息,用盡全力操我幹我,陰道撕裂般疼痛也照樣抽送,直到他射精癱軟。

「幹,床單這樣要洗。」他安靜一陣子,拿吹風機來吹乾,女友會不會知道呢?他自言自語著。可是在別的女人潮吹過的床單上,不論做愛或手淫都令他興奮。

妳回去吧,我不習慣跟陌生人睡。我穿好衣服,收拾包包,拿起手機,螢幕上是男友傳來的訊息。我離開留著和陌生人纏綿氣味的房間,叫了計程車,在台北的夜色裡,管不住的慾望隱隱作痛。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