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開放非常男女(11)

圖/Shutterstock

 

 

開放非常男女(1)

開放非常男女(2)

開放非常男女(3)

開放非常男女(4)

開放非常男女(5)

開放非常男女(6)

開放非常男女(7)

開放非常男女(8)

開放非常男女(9)

開放非常男女(10)

 

當他戴上保險套挺進我的身體時,先靜止不動地停留在我的甬道中,認真凝望我的眼睛。

「呼~終於……」他微笑了。

我專注地感受他,所有的期待與想念,都在身體交合的這一刻有了最真實的體現。我雙手勾住他的頸項,他緩緩擺動腰桿和臀部抽插著我。他在我體內讓我適應了一陣子,然後再親吻我之後啟動了身體激情的開關,加快律動的速度,我迎合著他,夾緊他的髖部,喘息呻吟起來。

 

他抓住我的腳踝向上舉起,讓我的小腿肚倚跨在他的肩膀上,一邊吻著我的腿,一邊讓他的硬挺更深入我體內。從頭到尾,他的視線沒有離開過我。他側身轉了個方位,繼續抬高我的腿,斜躺在我身後,脹大的分身刺激到體內不同的敏感點。我側躺在他胸前,敞開的腿橫跨在他的腰際,他的手繞過我的身體伸向我的小腹下方,找到敏感的突起。

 

陰蒂被他指腹按揉著,蜜穴夾著他溫熱的亢奮,讓他摩擦著縫口滑進滑出,內外堆疊的快感,一波又一波撞擊著我,直到高潮。他退出我的身體,緊摟著我,我的後背貼在他的胸前,大口喘氣。

 

 

「舒服嗎?」他輕咬我的耳朵。

「嗯,舒服……」我感覺身心無比滿足,好像已經期待這一刻很久很久了。

「跟我比較舒服?還是跟他?」他問。

背對著他的我,看不見他的表情,我沈默了幾秒鐘。

「風翔,不要問這種比較性的問題好嗎?」在我們親密的過程中我沒想到駿哥,一秒鐘都未曾想起。但男人是不是天生喜歡競爭?就連在床上也要爭個第一呢?

「抱歉,我只是好奇……」他說,輕撫我的手臂。

「你真的想知道?」

「嗯。但如果妳不想說可以不要說,沒關係。」

我轉了個身,面向他,伸手拭去他額頭上的汗滴:「笨蛋。不要問這種問題!不一樣的舒服,要怎麼比較?」

「嗯。」他微笑,垂下眼睛。

「你會嫉妒嗎?」

他扁了扁嘴:「我也不知道。還在適應這種奇特的關係吧?但我想我不應該嫉妒,畢竟我是後來的……。」

「如果你會嫉妒,就少提到他,也不要比較,否則我們會越來越痛苦的。」我撫摸他微笑的嘴角。

以寫故事為樂的小惡魔系女子,立志成為「都會男女情慾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