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魅慾工具人(1)

圖/Shutterstock

 

 

「來,睜開眼睛。」

 

我聽著他的指示,緩緩睜開了眼,眼前一片漆黑。

 

「你把我眼睛蒙起來,我睜開眼睛,也看不見。」

 

其實我的內心還是有點慌張。對於答應這樣的訓練,是不是太過貿然了?

 

對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輕輕笑了一聲,回我:「我是要妳感受,即便試圖睜開眼,卻依然看不見的感覺。」

 

「這樣的意義是什麼?」

 

「妳是不是覺得很不安、內心慌張想著,這樣真的好嗎?諸如此類的想法。」

 

他邊說,手指邊流連在我手臂的肌膚上,指尖緩慢的,像蝸牛爬樹,輕輕溜到我的下顎、顎骨,來回撫觸。

 

不同的是,他的手指很光滑乾淨,沒有蝸牛那種噁心的黏液。在冷氣房裡,只有肌膚接觸的地方,散出微微的熱燙感,使我發顫,寒毛豎起。

 

「我……」我嚥了口唾液,回答:「不是只有這點,我、雙手被你反綁在椅子上,連腳也被綁在椅子腳上……」

 

完全動彈不得,還被蒙住了雙眼,誰能真正安心呢?

 

我只感覺到,他在我耳邊輕吐:「我們做過那麼多次,妳還不相信我嗎?」

 

微微的熱風吹拂我的耳廓,使我發癢,也心癢難耐。「不是不相信,而是這個樣子會很沒有安全感……」

 

他撫摸著我的髮絲,一綹一綹將它們撩起,又讓它們隨風垂下。我似乎感覺到,他圍繞著我慢步而走。

 

「如果妳想感受些不一樣的,就放心將自己交給我。」

我聽著男人的說法,沉默了三秒鐘。

 

流竄在城市燈火闌珊一隅的靈魂,想說的那些話,都留在了故事裡。 https://www.facebook.com/12nigh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