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伯爵先生(1)

圖/Shutterstock



是我的曲子。

我見到她之後寫完的那首曲子。

她會彈,不用看譜。她彈得比我好太多了。我開始寫這首曲子時基特還在世……我聽著在整個起居室飄揚的和聲,聽見自己的傷心與懊悔,哀傷如大浪撲來,襲擊我,淹沒我。我的喉嚨裡彷彿有個結,我盡量克制,但情緒卻更擴張,限制了我呼吸的能力。我看著她,彷彿中了魔咒,同時感到強烈痛楚,音樂穿透我的心,觸碰到基特離去後留下的巨大空洞。她閉著眼,很專注,完全投入感傷憂鬱的旋律中。

我一直努力忽視悲傷,但悲傷依然存在,從他過世那天起,從不曾消失。我告訴艾莉希亞我愛他,是真的,我真的愛他。我的大哥。

但我從來沒有告訴他。

一次也沒有。

現在我思念他,他卻永遠不會知道了。

基特。

為什麼?

淚水灼痛我眼睛後方,我靠著牆,試圖抗拒痛苦與失落。我雙手掩面。

我聽到她倒抽一口氣,停止彈奏。「對不起。」她輕聲說。我搖瑤頭,無法言語,也無法看她。我聽見琴凳摩擦地板的聲音,我知道她離開鋼琴了,接著我感覺她來到身邊,摸摸我的手臂,這個憐惜的動作終於讓我崩潰。

「這首曲子讓我想起我哥。」我的喉嚨被凝結的情緒卡住,好不容易才擠出這句話。「三週前,我們在這裡將他下葬。」

「噢,不。」她的語氣彷彿從雲端墜落,她抱住我,讓我吃了一驚,她低聲說:「很遺憾。」

我將臉埋在她的髮間,吸進她撫慰的香氣,控制不住的淚水不斷滑落臉頰。

靠。她毀了我的硬漢氣概。

我在醫院沒有哭,在葬禮上也沒有哭。十六歲那年父親過世之後,我再也沒有哭過。然而,此刻,在這裡,在她身邊,我不再壓抑,在她懷中啜泣。

 

***


艾莉希亞的心跳加速,因為慌張。她不知所措,只能抱著他,心亂如麻。

她做了什麼?

麥克辛先生。麥克辛先生。麥克辛。

她以為他會覺得有趣,她竟然會彈這首曲子。

但並非如此,她害他想起了傷心事。懊悔有如快速無情的腳步,踐踏她的腹部。她怎麼會這麼粗心?他抱緊她,無聲哭泣。才過三週而已,時間還很短,難怪他依然在哀悼。她將他抱緊,輕撫他的背。她想起外婆過世時的心情,外婆是唯一瞭解她的人,是她唯一可以真正吐露心思的對象。她離開人世已經一年了。

她嚥下喉嚨裡灼痛的感傷。麥克辛無助又傷心,她好想讓他重新展露笑顏。他為她做了那麼多。她雙手沿著他的肩膀往上移動到後頸,然後抱住他的頭,將他的臉轉向她,他的眼中沒有任何期待,那雙晶瑩綠眸中只有哀愁,她緩緩將他的拉過去,吻上他的唇。

 

***

 

當她的唇輕觸我的唇,我悶吟一聲。她的吻很羞怯,完全出乎意料,而且,噢,如此甜美。我緊閉雙眼,抗拒傾洩的哀傷。「艾莉希亞。」她的名字有如福祐,我用雙手捧住她的頭,手指探入她柔滑的髮間,接受她遲疑青澀的吻。她吻我一次、兩次、三次。

「有我在。」她低語。

她這句話讓我的肺瞬間失去所有空氣。我想將她緊緊抱在懷裡,永遠不放開。我想不起有多久沒有人在我需要時給予安慰。

艾莉希亞親吻我的脖頸,我的下顎,然後再次吻上我的唇。

我任由她吻。

我的悲傷逐漸褪去,留下飢渴—對她的飢渴。自從那天看到她拿著掃把站在我家門廳,我就一直努力抗拒她的吸引力,可她打破了我的防備,揭開了我的哀傷、我的需求、我的慾望,現在我再也無力抵抗。

她移動,捧著我熱淚縱橫的臉輕輕撫摸,她的愛撫如同龍捲風在我全身肆虐。我迷失了,迷失在她的憐憫、勇氣與純真中,迷失在她的撫摸中。

我的身體做出回應。

要命。

我想要她。現在要她,永遠要她。

 

【下週待續】

 

 

本文出自《伯爵先生》春光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