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伯爵先生(1)

圖/Shutterstock



是我的曲子。

我見到她之後寫完的那首曲子。

她會彈,不用看譜。她彈得比我好太多了。我開始寫這首曲子時基特還在世……我聽著在整個起居室飄揚的和聲,聽見自己的傷心與懊悔,哀傷如大浪撲來,襲擊我,淹沒我。我的喉嚨裡彷彿有個結,我盡量克制,但情緒卻更擴張,限制了我呼吸的能力。我看著她,彷彿中了魔咒,同時感到強烈痛楚,音樂穿透我的心,觸碰到基特離去後留下的巨大空洞。她閉著眼,很專注,完全投入感傷憂鬱的旋律中。

我一直努力忽視悲傷,但悲傷依然存在,從他過世那天起,從不曾消失。我告訴艾莉希亞我愛他,是真的,我真的愛他。我的大哥。

但我從來沒有告訴他。

一次也沒有。

現在我思念他,他卻永遠不會知道了。

基特。

為什麼?

淚水灼痛我眼睛後方,我靠著牆,試圖抗拒痛苦與失落。我雙手掩面。

我聽到她倒抽一口氣,停止彈奏。「對不起。」她輕聲說。我搖瑤頭,無法言語,也無法看她。我聽見琴凳摩擦地板的聲音,我知道她離開鋼琴了,接著我感覺她來到身邊,摸摸我的手臂,這個憐惜的動作終於讓我崩潰。

「這首曲子讓我想起我哥。」我的喉嚨被凝結的情緒卡住,好不容易才擠出這句話。「三週前,我們在這裡將他下葬。」

「噢,不。」她的語氣彷彿從雲端墜落,她抱住我,讓我吃了一驚,她低聲說:「很遺憾。」

我將臉埋在她的髮間,吸進她撫慰的香氣,控制不住的淚水不斷滑落臉頰。

靠。她毀了我的硬漢氣概。

我在醫院沒有哭,在葬禮上也沒有哭。十六歲那年父親過世之後,我再也沒有哭過。然而,此刻,在這裡,在她身邊,我不再壓抑,在她懷中啜泣。

 

***


艾莉希亞的心跳加速,因為慌張。她不知所措,只能抱著他,心亂如麻。

她做了什麼?

麥克辛先生。麥克辛先生。麥克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