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總想著有天妳會為我口交

圖/Shutterstock

 

 

朋友結婚快10年了,這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婚姻時光,大部分是開心滿足的;唯一的遺憾,他總掛在心裡悶了很久,就是老婆總不願意為他口交。

 

或許是愛情動作片看多了,在朋友心裡,總覺得那是性關係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女生都認為男人做足前戲很重要,對他來說,口交就是最重要的前戲。

 

他樂於幫老婆口交的。

 

但心裡總期待著,老婆哪次突然興奮異常把他撲倒,一頭埋進自己雙腿之間,右手緊抓著那個,充滿情色地賣力吸吮著。但這終究只是長達十年的奢想,從未有一次,他可以和老婆角色互換,滿足地平躺在床上享受著老婆的前戲。

 

奇妙的是,這並不影響太多他們之間的感情和親密關係。

 

當然性交次數不如婚前來得多,但還是維持統計學上的基本頻率,這並非為了達標而交差,彼此都還有感覺所以才做。但也不得不承認,有某種程度的行禮如儀;體位順序每次都一樣,連朋友繳械射出的時間,都控制在誤差範圍內。

 

這麼精準的性關係,到底是好是壞?朋友總是很苦惱。

其實跟其他婚後十年的夫妻相比,朋友的狀況已經算很好了,他自己也很清楚,老婆心裡就是有個坎過不去,對於幫他口交這件事。一部分是因為內心潔癖,或許另一部分,「是我自己練得不夠精壯吧!」朋友自己承認。

 

能有這個自覺很好,因為他的老婆在產後身材越來越好,她控制飲食,努力恢復婚前的窈窕模樣。但朋友就慘不忍睹,不僅頭禿了,鮪魚肚也挺得大大的,當然還是很斯文有禮,不過總是缺了很大一塊的男性魅力。

 

或許他的老婆只是忍在心裡不說,或許哪天等朋友也練出了六塊肌和人魚線,或許朋友開始願意傾聽老婆對生活的種種不安與抱怨,然後某次的親密關係就會出現奇蹟:朋友的老婆一時情不自禁,便將嘴巴滑向他的那個,開始緩緩吸吮著。

 

這樣的推測,讓朋友又開始充滿希望;這十年來,他放縱自己身材不斷走樣,也為了工作而疏忽和老婆的親密溝通。這些多年以來不自覺累積的各種毛病,導致他在老婆心中,只不過是個生活伴侶,色既不秀,自然不想餐。

 

老婆秀色可餐,朋友只剩扮演廚餘的份。

 

這是老婆不願意幫他口交的主因嗎?當然不全是如此,或許等朋友練出了六塊肌和人魚線,他的老婆還是不願意將嘴滑到朋友的雙腿之間。可能那個坎永遠過不去,不過朋友似乎不願放棄任何可能。

最近朋友開始上健身房了,他認真以為自己的鮪魚肚裡,藏著那個「總有一天」;只待肚皮消風,就能牽著心愛老婆的手,一起開心跨過那個坎。

 

 

想要瞭解作者更多作品,請上粉專「飛鳥季アスカキ」!

開過五間民宿和一間咖啡店,寫了十幾本旅遊書,現在正經營一間出版社,飛鳥季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