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性愛中受傷的女人,他們卻說妳自找的

圖/Shutterstock

 

 

「妳可以含到它站起來」,他指指自己疲軟的陰莖,要我為他口交。我在他雙腿之間跪下來,他挺著腰部,軟趴趴的陽具碰到我的臉,我乖乖張嘴含住。

 

不管是約會或約炮,我不讓自己冷卻,滑開手機就是用交友軟體,我會問誰要陪我過週末,或是吃頓晚餐,想約我的人總是很多。

 

今天和我出來的他,像頭穿著西裝的猛獸,一見面就吻額頭、摟腰。喝過酒之後,他靠近我,問我要不要做愛?他的指尖撫過我大腿,我在發抖,沒有回答。當一個人把妳視為獵物怎麼辦,這時候應該逃走,但我卻留在原地。

 

他叫了計程車,一路開到旅館,他牽我上樓,進到房間,把我抱上床。他沒脫我衣服,而是解開自己的褲頭,陰莖垂在兩腿間,他要我含到硬起來。肉棒吃起來又涼又軟,毫無生命力,我緊閉眼睛,伸手撫摸陰囊;你有沒有舒服?我抬起頭來問他,他壓著我的頭,要我別說話,繼續含。

 

我感覺被羞辱,男人一進門就叫我口交,而且也不硬;我掙扎站起身體,拿了包包就離開,男人褲子都沒穿,在房門口哭喊著希望我留下。

 

妳可曾跟別人分享過「傷心性愛」?男人除了溫柔接吻、粗魯挺進,還有其他一些什麼,但妳不曾跟別人說明,因為他們總說妳是自找的,誰叫妳沒有拒絕,還脫光衣服跟他做愛。

「妳好美妳知道嗎?我會讓妳爽、讓妳高潮,然後射在裡面……」男人壓在我身上,硬挺的肉棒奮力抽送,陰道裡灼熱疼痛。我哀號著,縮起身體,他把我抱起,壓在牆壁上,從後面進來,我快無法呼吸,他要我臣服,陽具頂在最深處,我感覺尿意襲來,淫水順著雙腿流下。

 

我們吵架過後就做愛,他打我一巴掌,我哭泣,他就吻我,褪去我的衣服。我躺在床上,張開雙腿,毫無防備,等著他把陰莖插進來;在我還沒濕的時候,他就挺進,我覺得疼痛不已,呻吟出聲,他說我很賤,我想我真的是,臉頰還有他剛打過的疼痛感,那股感覺蔓延到陰道裡,很快下體湧出淫水,高潮之際,我會向他求饒,他讓我趴著,翹高屁股,然後他全力衝刺,射在我裡面。

 

我提分手那天,他摔了手機電腦,把我推到牆上,扯掉我的內褲。他把手指放入陰道,用力攪動,他說我濕了,我是渴望他的。最後我只能趁他和朋友出去時偷偷逃離,很多東西沒帶,我也不敢再去拿。

 

關於他的一切,我也不敢再去想。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