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性愛中受傷的女人,他們卻說妳自找的

圖/Shutterstock

 

 

「妳可以含到它站起來」,他指指自己疲軟的陰莖,要我為他口交。我在他雙腿之間跪下來,他挺著腰部,軟趴趴的陽具碰到我的臉,我乖乖張嘴含住。

 

不管是約會或約炮,我不讓自己冷卻,滑開手機就是用交友軟體,我會問誰要陪我過週末,或是吃頓晚餐,想約我的人總是很多。

 

今天和我出來的他,像頭穿著西裝的猛獸,一見面就吻額頭、摟腰。喝過酒之後,他靠近我,問我要不要做愛?他的指尖撫過我大腿,我在發抖,沒有回答。當一個人把妳視為獵物怎麼辦,這時候應該逃走,但我卻留在原地。

 

他叫了計程車,一路開到旅館,他牽我上樓,進到房間,把我抱上床。他沒脫我衣服,而是解開自己的褲頭,陰莖垂在兩腿間,他要我含到硬起來。肉棒吃起來又涼又軟,毫無生命力,我緊閉眼睛,伸手撫摸陰囊;你有沒有舒服?我抬起頭來問他,他壓著我的頭,要我別說話,繼續含。

 

我感覺被羞辱,男人一進門就叫我口交,而且也不硬;我掙扎站起身體,拿了包包就離開,男人褲子都沒穿,在房門口哭喊著希望我留下。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