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開放非常男女(13)

圖/Shutterstock

開放非常男女(1)

開放非常男女(2)

開放非常男女(3)

開放非常男女(4)

開放非常男女(5)

開放非常男女(6)

開放非常男女(7)

開放非常男女(8)

開放非常男女(9)

開放非常男女(10)

開放非常男女(11)

開放非常男女(12)

和風翔見過面之後,我們的感情邁向了新的階段。我們不只是線上遊戲的夥伴,我們談心也談性,是可以聊天的朋友,也是可以做愛的朋友。即使在很多人眼中,這樣的關係已經不只是朋友。

當我和閨蜜Cindy聊起這件事,她臉上露出複雜的神情。

「不會吧嚴芯貝,妳真的這麼做了?妳確定?兩男一女?不會爭風吃醋?」

「目前為止,一切都好啊。」

「我警告妳,妳最好就不要讓我看到社會新聞裡有什麼情敵互砍或情殺的消息!」

「如果三方夠成熟,這種事就不會發生。」

Cindy轉了轉眼神,曖昧地竊笑:「欸~那哪個人比較強?」

我白了她一眼:「妳怎麼跟男人一樣無聊,為什麼要比較?」

她纖細的指尖戳了戳我的手臂:「拜託,妳少來!我就不相信妳在做愛的時候沒有偷偷比較?」

我搖搖頭沒好氣地說:「到底要比較什麼?我就是專注在當下和對方的互動啊!哪像妳這麼沒禮貌!」

Cindy突然睜大了眼睛:「啊!我知道了!專注當下對吧?那就3P呀,這樣當下就可以比較出來了,優劣立見!」

「妳.…..妳有事嗎?」

她收起笑容:「我說真的。要玩,就玩大一點!妳問他們看看,說不定他們也很想單挑!」

我反倒噗哧笑出來:「妳自己去單挑啦,我才不要!」

和Cindy對話的時候,我沒有想太多,我以為玩笑終究是玩笑。

很有默契的,我們分配了相處的時間,和風翔一如既往一起玩遊戲和聊天,但每一兩週會見面約會,而週末只要駿哥沒有演出工作就接我到他家,風翔很貼心地不打擾。我們相安無事地就這樣過了半年,因為無論是和駿哥或是和風翔,我們都不單純只是性的連結,所以我特別珍惜。而他們,就好像另一方完全不存在般。

直到這一天,風翔傳來訊息對我提出了要求。

「週六是我的生日,妳能不能陪我?」

以寫故事為樂的小惡魔系女子,立志成為「都會男女情慾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