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愛讓性已臻化境

文╱臻仙女

我是衛生棉條的愛用者。

尤其是夏天,棉條真是讓下頭保持乾爽的重要道具,當妳在大太陽底下行走、全身是汗,覺得包在牛仔褲裡的卡稱熱呼呼溼答答,真的,在那一刻,連妳自己都不知道那是經血已經蔓延滿溢、還是不過是流汗……我完完全全不是企圖裝可憐、想要暗示男人「女人很辛苦請你們多點體貼關心」什麼的,我要說的是,一條小小的棉條,竟然讓我錯愕驚恐的發現,男人對女人的身體,真的,非、常、無、知。

事情發生那天,我坐在男人的車上整理包包,衛生棉條就這麼從包包的夾層滾了出來。

他問我那是什麼,我解釋了,然後他說:「妳為什麼要用這個?不是很不方便嗎?」
我說:「哪會不方便?比衛生棉好用得多阿。」
他說:「可是,不是每次要尿尿,都要拿出來嗎?」

聽完,我傻眼了。

這個男人,三十二歲,曾經睡過的女人至少有十個以上,而我跟他之間有美好的性愛,可是,他居然不知道尿液跟經血是從不同的hole流出來,我的老天,原來他根本不是性愛高手,他只是個健康教育白痴,那我的高潮到底是怎麼來的?

這荒謬的疑問在我的腦袋裡一閃而過,但,我總不能因為一個男人搞不清楚女人的身體有幾個出水口就甩了他,更何況我們之間的性非常美好。

後來,我們因為他劈腿而分手。
再事隔多月,他又出現,曖昧流動,我記得我們之間曾經有過的那些激情,覺得維持一個Just for fun的關係也不錯,於是,在同樣一裝雙人床上、兩副同樣的軀體再度交纏在一起,而他力求表現,甚至將前戲延長到以往的一點五倍時間……他還是同樣一個人,身高體重通通都沒變,可是沒有,就是沒有。

好令人失望。
當妳們是男女朋友,沒有高潮還可以說服自己,愛比較重要,
但當妳們只是性伴侶,沒有高潮,不是白做工?

於是我忍不住開始分析回想,以前我的那些高潮從哪來的?
有時候在前戲,在他親吻我的背脊,鬍渣摩磋過我腰側的時候,
有時候在中場休息,在他俯在我耳邊,挑逗言語跟著熱風吹過我耳際的時候,
有時候在換姿勢時,在我注視著我,眼神裡流露出無法言喻的性感和淫迷之際,
換言之,跟活塞韻律還真沒有絕對關係,根本不是A片那套「快…快……快到了」之類的,又不是在趕火車,誰知道它什麼時候到?

只不過是因為我曾經瘋狂愛過他。
想到妳愛的人即將佔有妳、想到妳愛的人為妳而興奮,那一刻,就是有無數隻的小蝴蝶在妳腹間飛舞,激動的搔亂發癢。

這發現好讓人覺得害怕。畢竟找個人搞比找個人愛容易多了,所以我從來不想當只跟男朋友發生性關係的乖巧女人,可是很顯然的,愛、喜歡、迷戀、渴望,仍然是讓性愛已臻化境的重要元素。

我猜,女人的高潮,就像一個罹患陽萎的男人,有時候可以順利升旗,有時候無論如何就是永垂不起。
你無法預期,你只能盡力。
當他做不到,你就只能靠自己。

討厭、討厭、討厭。
當女人就是這一點吃虧,
跟月經一樣,討厭。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