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找「床伴」也很難好嗎?

文╱虹彩妹妹

蘋果日報出現「敢上床不敢告白」新聞那天,我與同事們正酒足飯飽的要搭捷運回家,一方便我們都覺得那妞很扯,可是我們又不免想:「啊,這位學長一定在床上很英勇雄猛,所以學妹才會如此依戀,即便學長每次都跟學妹訴苦感情困擾,講完之後又繼續上床……切割的如此徹底,但學妹還是這樣愛他,學長一定很勇猛啊啊啊啊……」

對啊,會這樣想,是因為當天同場加映某位友人小花跟某同事曖昧長達半年之久,終於鼓起勇氣表白了,終於要送入洞房了,結果……卻發現那上帝賜予奇蹟給她的真愛,是如此乏味難用……。

小花一開始想說也許只是剛開始抓不到節拍,但,兩次、三次、四次,都還是一樣……,男生也不願意服務女生,連接吻都懶,私處也不碰,總是先叫小花「以口會友」,然後就是擁抱搓揉胸部提槍做一下,然後就開始打呼睡覺……小花覺得好悶,小花覺得是否自己沒有魅力?小花還來不及確認更多感情細節,就收到另各部門的女同事寄信給她說,她的「真愛」其實當時在辦公室跟五個女的同時在搞曖昧,她簡直要崩潰了。

「老娘才想說這次要慢慢來,不要每次都先『拆禮物』再說,結果我生命的純情,就毀在一個看走眼,人品走眼就算了,馬的肉體也走眼。」

是的,這就是小花,雖然在辦公室被人稱氣質美女,但私底下她也是會大口喝酒罵髒話。她談過幾場戀愛,有盪氣迴腸的、有平淡無味的,也有單身時只想上床的,可是在三十歲的當下,她決定要聽從長輩的話──多觀察、穩定交往,看清楚再進一步。

「好啦,觀察完畢發現自己瞎了眼也沒關係,但現在連肚子餓要找『東西』吃都有難度怎麼辦?」

小花這樣說不是沒有原因的……今年三十歲的她,出去走跳有點困難,因為該認識的都認識光了,好一點的都交往過了,差一點的也不敢碰。

女生又跟男生不大一樣,「純上床」也怕被人道是非。

偏偏她又不敢跟陌生人ONE NIGHT STAND,‭ ‬在台北這迷你到可怕的城市,根本不會有所謂的陌生人,誰知道那個「ONE NIGHT」會不會哪天變成你的「Nightmare」(惡夢),如果那天真嫁人,喜酒老公朋友桌上出現「那位仁兄」怎麼辦?‭ ‬

有些人可能會說,小花妳真的想太多,自己淫蕩還要怪別人,有種吃就不要怕。可是,其實這樣想,真的很慘啊!
為什麼女生不能好好健康享受高潮?有床伴就叫「淫蕩」?那男生這樣又算什麼?

年過三十等了半天找不到真愛,想去上床又怕碰到大嘴巴,說要去找前男友,但也不想這樣糾葛。聽長輩的話乖乖多認識,又遇到一個爛咖。

當男人在英勇計算自己上了多少妹、哪裡的酒店小姐服務正、哪些人適合娶回家當老婆時。

那些有正常慾望,和道德觀有一點點偏頗的女生,卻在傳統跟現實迷路了,她沒辦法全然「女性自主」,卻不否認內心有小小慾望。

如果她去找認識的人上床,不是會被爆料,就是會有感情糾葛,可是她在適婚年齡,她也想分「可以上床的對象跟可以嫁的對象啊!」她也想在找到真命天子之前,有一些「解決方案」,女人喜歡上床難道很丟臉嗎?

如果去找不認識的人上床,但都是在長久以來習慣去的地方混,怎麼樣都會有裙帶關係啊,而且,在那樣的環境下,自己也沒那聰明腦袋分清楚對方究竟會是什麼?

結果搞了一堆人不上不下卡在那邊,每個人都因為寂寞維持著曖昧的距離,傳著幾個無傷大雅的簡訊、約著看似心靈相通其實沒有營養,最後只好跟自己覺得最安全的男性朋友混在一起,沒事對著手機螢幕跟那些半生不熟的人打打嘴砲提醒自己還是很有行情。

然後這樣等到真正適合的人到底是要多久?

於是今晚小花跟我們說,她改變了主意,她決定要進軍老外酒吧,喝幾杯免費的調酒,看有誰順眼可以跟他回飯店一趟,她包包裡會準備保險套,然後今天就當自己在陌生的國度把某部分的自己,那些,放在世俗眼光下可能骯髒的慾望丟下,然後明天繼續嫻淑善良的往前尋找王子。

讀到這段時,有些男人可能開始罵小花媚外,難怪老外總說台灣女生好上。可是我也真的好想反問,正所謂一個巴掌拍不響,當女人某種程度進化成這個樣子時,是否雙方都要盡點責任,曾經何時,在這個城市,表白很難,好好上個清爽不黏牙的床,也這麼難。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