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初次體驗光靠想像就達到高潮

文/內藤みか

他們就像是約會階段便已展開前戲的情侶,為了讓彼此一回到房間慾火就能燃到最高點,所以他們有自己的堅持。

「雖然穿他喜好的那些若隱若現的衣服我會感到不自在,但是我很喜歡角色扮演。比方說扮成護士、女學生或兔女郎等,平時總不可能穿這些衣服走上街吧?所以都是在飯店、旅館或家裡時才穿上,我喜歡自導自演編故事和他做愛。上次和他旅行時,我們是設定『高級電話應召女郎』,我在毛皮長外套裡面只穿了內衣,然後到他家去找他的情節。一進他的房間,我立刻脫下外套說:『來上我吧!』(笑)」

簡直就像外國影集《慾望城市》(Sex and the City)莎曼珊和傑洛(譯註:影集中莎曼珊的角色具有強烈性慾望,視男人為玩物,但避免與男人有任何感情糾葛,和傑洛也只試著保持性伴侶關係)一樣。這樣的角色扮演,在性愛的世界中,可以稱為「扮家家酒」。

「我和他做愛,才第一次了解運用五官得到快感這回事。視覺、味覺、觸覺、嗅覺和他在一起之前雖然都曾有過體驗,但是透過傳進耳朵的聲音得到快感,則是和他在一起之後才體會到的,對我來說非常新鮮。」

奈津實表示,因為男友大學時代曾經加入話劇社,天生嗓子就很不錯,而且又很擅長變化不同音色。所以在玩這樣的「扮家家酒」時,他能配合不同情境飾演不同角色。

「他會先提議:『今天我們設定這樣的狀況來玩看看。』他既負責劇本又擔任演出,我則是出現在故事中某個女性的角色。他會在我耳邊告訴我情節,以及符合那個角色的台詞。比方說護士和醫生的故事、學生與老師、精明幹練的女上司及男部屬。我也在扮演角色的過程中,不知不覺融入其中的角色。我的情況,與其說是身體某個部分被撫觸了因而有快感,不如說是經由腦海的想像而得到快感的狀況較多。他的聲音和述說的故事,在腦海中一幕幕浮現,淫蕩的自己在影像中,因而感到興奮起來。」

不過,奈津實說有時也會有無法投入他編排故事的時候。

「這種時候,我會假裝好像在傾聽他說的故事,腦海中則任意想像自己編織的故事。只有這個時刻,他的聲音沒有進到腦海裡,而是藉由他的身體來自慰吧。不過,我得到快感發出的呻吟,對他而言應當也是很愉快的事吧。因為不可能看穿對方腦袋裡的想法,兩個人都能同時達到愉悅感,一點問題也沒有。」

自慰小道具溫度必須接近體溫。這道工夫很重要。

奈津實格外強調「性愛是透過腦袋得到快感」。

「也買過成人性愛玩具來增加情趣,這種東西為了能夠令人有效率地達到快感,在功能上設計得很完備,但是把『一看就是那種用途的東西』放進私處,我無法和快感連結在一起,有一次和他在客廳卿卿我我時,桌上放著提神飲料的瓶子,於是他把那個瓶子放進我那裡。當時心裡想著:『噢~提神飲料的瓶子能放得進那裡~』蔬菜也很不錯,比如茄子或小黃瓜等,使用原本和性愛無關的東西,心情也會變得淫穢。『應該用來做菜的茄子,正放進我的私處。』(笑)」

「但是,即便說是用腦子來感受,把瓶子、蔬菜等塞進私處的瞬間,難道不會產生「異物感」,反而無法集中精神,達到快感嗎?」對於我提出的這個愚蠢問題,奈津實立即加以否認。

「異物感?不會啊。你該不會以為蔬菜從冰箱拿出來就直接用吧?那麼做是不行的。會使得一切前功盡棄。一定得要放入溫水裡,讓它的溫度接近體溫再放入私處。如果不這麼做,放進去時不是會冰冰的嗎?這個程序很重要,如果不這麼做,沒辦法得到真正的快感。下次請務必溫熱到接近體溫的程度試試看。我做菜從冰箱拿出蔬菜,放在砧板時,好比說左手拿著茄子,打算要切下去時,心想:『咦?這條茄子跟他的小弟弟大小差不多』這種狀況還滿多的。這種時候我就不用來做菜,慎重地收起來。」

本文出自《好女人都很淫亂》尖端出版

Tags : 性學
尖端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