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一夜七次之我是傳奇



男人很少不是混帳,只是混帳的方式不同罷了!而這樣多數混帳的男人都充滿著令人不可思議的自信,這些男人殊不知大家都在內心裡問他們:「你們哪來的自信?到底憑什麼啊?」。

Georgie、30多歲,保加利亞人(Bulgaria位於東歐),前專職足球運動員,目前為演員身份,天曉得在洛杉磯到底有多少個演員,有人說在好萊塢走在街上十個人裡有七、八個說自己是演員,可真正叫得出名字的是零個,因為真正的好萊塢演員是不走在街上的。

但先暫且把他列為演員,因為他傳給我他家的住址,區域是比佛利山莊,我依約好的晚餐時間到他家碰面,第一眼看起來似乎是個不錯的人。

來美國之後,我的做作能力已經到了一種爐火純青的境界,我先用一個所謂的西方型熱情擁抱,然後附上一個在家對鏡子練好的精準友善微笑,我想老外都蠻吃這套。

他的個頭很高大,胸非常的厚實,外加一身的運動品牌服飾,果然是運動員出身。

我們互相問對方今天過得如何,我已經非常習慣這種無謂的開頭問候,儘管我今天沒有太好,我也懶得跟他們解釋,一律以「I’m good.」回應。

晚餐的過程一如認識新朋友般的問對方背景來歷,聊著聊著他提起了自己過去交女友的經驗,他的談話談吐都很Straight,他說他對亞洲人有種莫名的衝動,看來真的是個亞洲控,而且外加他覺得亞洲的男生都看起來很Gay,不管他到哪一國,他都覺得亞洲的男生Gay翻了!

就這樣「亞洲」和「Gay」的話題不斷地穿梭著聊,他突然興奮地提起他曾經介紹過一位很正的前女友給一位Gay炮友認識(Georgie不斷地強調這位炮友非常Gay的零號),因為那位炮友某天跟他說:「我從來沒有跟女生做愛,你能不能幫我介紹女生,我想嘗試看看跟女生做愛的滋味。」

而他腦袋中立即浮現了前女友這號人選,馬上替這位Gay炮友和前女友安排一場飯局,經過這場飯局後,這位炮友跟他的前女友交往了三個月,而這三個月中他們做愛非常的頻繁,語後Georgie說他曾經跟這位前女友一夜七次,問我相不相信,All right…,我內心想著果然是篇炫耀文,隨便應付應了他,他卻怎樣也都覺得我不信他,於是他說:「I am really good!不管男的、女的,我都可以整晚跟他們接吻、做愛,我的傢伙很厲害的!」,然後立馬把他的傢伙照從手機裡亮出來給我看,所謂有圖不一定有真相,很多東西近拍看起來都蠻大,我就暫且回應他:「cool」。

我繼續吃著晚餐以及聽他與前女友相識的故事,他前女友是個空姐,當時他從歐洲飛往美國,一上飛機他的空姐前女友就跟他一直對看,經過他身邊還不斷碰觸到他,他說他馬上就知道她對他有意思,於是他就走去最後面空姐、空少用餐的地方,兩人一看對眼,空姐就拉他進廁所,兩個人就在廁所裡搞了起來,OMG…我回他說:「怎麼可能,你塊頭那麼大,飛機上廁所那麼小,而且沒人發現嗎?」,他說廁所真的很小,幾乎都沒法動,當時機位沒坐滿,應該沒人發現我們同時進廁所,他說在飛機上中做很刺激,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人來敲門,而且兩人都在一起尋找刺激感的邊緣上,那樣很hot!

吃完飯後,他一直語帶玄機的問我等下要去哪?等下要幹嘛?我是真的沒事,但也不想跟他繼續去任何地方,因為見了面後,很多事情你才發現對方是一個感情上的蠢蛋,雖然我也沒有多完美,但你跟他怎麼聊就是不來電,你就是覺得他不是個對的人,儘管只是交個朋友。

於是我打算開車順道把他載回家,一場不會太難堪的晚餐順風車讓兩人都還下得了台階,一到他家門前他就出招了,他說他不只想吃晚餐,他希望能更進一步,我說:「你要怎樣進一步?」

於是他上前要跟我接吻,我想著好吧!一個吻say goodbye還算可以,他伸出他的手揉著我的頭,我內心想著:「果然我的直覺是對的,唉~怎麼接吻接的那麼爛,還自以為自己很主動,揉著我的頭」,緊接著他順水推舟,一個吻變成一場很爛的蛇吻,我作勢假裝被車裡的椅子卡到,然後閃躲了這場悲劇,我的嘴邊都是他的口水,車內的空間太小,我連選擇不經意地擦掉那遺留在我臉上口水的機會都沒有,我…後悔著想,唉!這是我自己自找的,果然該說NO時就該說NO!

他以為打蛇可以隨棍上,開口說:「你幫我吹啦!我的傢伙已經受不了了!」

此時此刻歷史不能重演,我已從經驗中學到了教訓,就在我要回絕他時,他就一直撫摸著自己的傢伙,一直不斷地問我:「難道我不想他親眼看他勃起的傢伙嗎?」

我拒絕了他,我說我真的不是要找炮友,而且我也沒有那個慾望要做,他自以為的央求著要我幫他,他說不然你幫我打出來好了,我的天天天啊!他難道看不出我一點意願都沒有嗎?就在我一直翻白眼看著窗外時,他就把他所謂厲害的傢伙給亮了出來!

果然不要相信說嘴的男人,那樣已經勃起了嗎?Georgie…你應該是在跟我開玩笑吧!我不是慈濟人,我沒有那麼大愛,這樣的順手之勞我不知從何幫起,我內心想著他到底是哪來的自信說自己的傢伙很厲害,那看似需要領老人年金的「傢伙」我在心中替他感到沮喪,想著他如果到了韓國的領土上,他的傢伙的確比一般人都厲害,但在這個全球化的世界,你的傢伙可能要領殘障手冊。

車裡的燈光很昏暗,儘管他坐在副駕駛座,我仍須很努力才能看清楚到底他的傢伙到底在哪裡,就在他說完「你幫我打啦!」外加「亮出兇器」前前後後不到30秒,他說他有感覺了,我說你等等,我起身往後座拿衛生紙,就在我回頭找衛生紙給他的同時,他說他射了!

很多時候遇到狀況真的可說是措手不及,就像遇到流星一樣一閃而過,連許願都來不及,在他拿著衛生紙擦拭時,我默默地在內心想起他在晚餐時提到與前女友的曾一夜七次,果然是個傳奇,因為七次也不過只需七分鐘。

本文出自
奧斯汀的同樂會


奧斯汀的同樂會臉書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