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II):自由

我醒來時,明亮的陽光從舷窗照進來,海面在艙房天花板投射出粼粼波光。克里斯欽不見人影,我伸個懶腰微微一笑。嗯……每天都先來個懲罰性的交歡,接著再來個和好的性愛也不賴。令我驚異的是,這就像和兩個完全不同的男人上床:火大的克里斯欽,以及柔情蜜意、使盡全力要彌補我的克里斯欽。要在兩者之中選出我最喜歡的似乎有點難。

我起身走向浴室,打開門,發現克里斯欽正在裡面刮鬍子,他打著赤膊,只在腰上圍了一條毛巾。他轉過頭,臉色一亮,對我打擾了他沒有絲毫不悅。我發現即使只有他一個人在房間裡,他也是從不鎖門的,這其中的原因很嚴肅,而我不想再想下去。

「早安,格雷太太。」他充滿好心情地說。

「你也早安。」我回他一笑,看著他刮鬍子。我喜歡看他刮鬍子,他抬起下巴,刮著下顎,每個動作都仔仔細

細。我發現自己無意識地模仿他的動作,像他一樣拉扯上唇修刮人中部位,他轉身對我揚起嘴角,半張臉依然被刮鬍泡沫遮蓋。

「滿意這場表演嗎?」他問。

噢,克里斯欽,我可以看你幾小時都不膩。「這輩子最喜歡的表演之一。」我輕聲說,他俯身很快吻我一下,刮鬍泡沫沾上我的臉。

「要我再幫妳做一次嗎?」他舉起刮鬍刀,壞心地低問。

我對他噘起嘴。「不了,」我咕噥,假裝不高興。「我下次會用蜜蠟脫毛。」我想起在倫敦時,克里斯欽發現我趁他去開會,出於好奇把私處的毛髮全剃光時他有多開心。當然,想也知道我的傑作並不合乎難搞先生的高標準……

***

「妳見鬼地做了什麼?」克里斯欽驚叫,掩飾不住臉上好氣又好笑的表情。他坐在倫敦布朗酒店我們住的套房床上,這裡離著名的旅遊景點皮卡迪利廣場很近。他打開床頭燈,低頭看著我,嘴巴驚訝地張成O型。現在應該是午夜了,我的臉卻紅得像遊戲室裡的床單一樣,同時試圖將我的緞質睡裙往下拉,讓他看不見,但他抓住我的手要我停下來。

「安娜!」
「我……呃,除毛了。」
「我看得出來。為什麼?」他的笑快咧到耳朵邊了。

我用手摀住臉。我為什麼尷尬成這樣?

「嘿,」他柔聲說,將我的手拉開。「別躲呀。」他咬著唇以免笑出來。「告訴我,為什麼呢?」他的眼裡閃動著歡愉。他為什麼覺得這事如此好笑?

「不要再笑我了。」
「我不是在笑妳,我很抱歉,我只是……很高興。」他說。
「哦……」
「告訴我,為什麼這麼做?」

我深吸一口氣。「今天早上,在你出發去開會之後,我沖了個澡,想起了你那些規則。」

他眨眨眼,臉上的促狹消失了,表情緊張地看著我。

「我在心裡一項項想過一遍,同時衡量我對它們的感覺,我記起那間美容沙龍,然後我想……你應該會喜歡的。只是我之前不太敢去做蜜蠟除毛。」我的聲音微弱到近乎耳語。

他盯著我,眼眸閃閃發光──這次不是在笑我做的傻事,而是充滿愛意。

「噢,安娜。」他低語,俯身溫柔地吻我。「妳讓我著迷。」他在我唇邊輕語,用手捧住我的臉再一次吻我。

過了令人屏息的一段時間,他退開身,用一隻手肘撐起身體,好心情又回來了。

「我想我應該徹徹底底檢查一下妳的好手藝,格雷太太。」

「什麼?不行。」他一定是開玩笑吧!我遮住自己,保護那剛變得光溜溜的區域。

「哦,不,妳可以的,安娜塔希婭。」他抓住我的兩隻手將它們拉開,敏捷地移動到我的兩腿之間,將我的雙手釘在我身旁。他目光灼灼地看了我一眼,熱度足以點燃火苗,但我還來不及熊熊燃燒,他就彎下腰將雙唇掠過我光裸的小腹,直接往私處而去,我在他身下蠕動,不情願地向我的命運屈服。

「唔,我們在這裡發現什麼啦?」克里斯欽在那個今天早上還有毛髮的地方印下一個吻──接著用長滿鬍碴的下巴擦過我。 

 

「啊!」我大喊。哇……變得好敏感。 

克里斯欽飛快地瞥我一眼,眼裡充滿情慾的渴望。「我想妳漏了個地方沒刮到。」他喃喃低語,在下方輕輕一拉。 

「噢……可惡。」我咕噥,希望他那侵入性的檢查可以就此終結。 

「我有個主意。」他裸身從床上跳起,往浴室走去。 

他到底想做什麼?不久,他走回來,拿著一杯水、一個馬克杯、我的除毛刀、他的刮鬍刷、肥皂和一條毛巾。他將水杯、毛刷、肥皂和除毛刀放在床頭櫃上,低頭看著我,手裡拿著毛巾。 

噢,不!我的潛意識闔上她那本《查爾斯‧狄更斯全集》,從扶手椅上跳起來雙手叉腰。 

「不,不行,不要。」我尖叫。 

「格雷太太,事情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把屁股抬起來。」 

他的眼眸灰暗如夏日暴風。 

「克里斯欽!不准你幫我除毛。」 

他將頭偏向一側。「為什麼?」 

我的臉一紅……這還不明顯嗎?「因為……這個太……」 

「私密?」他低語。「安娜,我渴望和妳更加親密,妳知道的。何況,在經過我們一起做的某些事情之後,現在可別在我面前扮拘謹了。而且,我對妳身上的這個部位可是比妳更瞭如指掌。」 

我瞪著他。超級自大狂……但他說得對,他確實懂,但還是不行。「這樣做就是不對嘛!」我的聲音既拘謹又充滿抱怨。 

「這沒有不對──只是火辣而已。」 

火辣?真的假的?「這會讓你興奮?」我無法掩飾聲音裡的驚訝。 

他哼了一聲。「妳看不出來?」他低頭看向自己的勃起。「我想幫妳除毛。」他低聲說。 

噢,管他的。我往後躺,用手臂遮著眼睛,不想親眼看到。 

「如果這樣能讓你開心,克里斯欽,那就動手吧。你真的是個怪人。」我嘟囔著抬起臀部,他將毛巾墊在我身下,吻了吻我的大腿內側。 

「哦,寶貝,這妳就說對了。」 

我聽到水花的聲音,他正用刮鬍毛刷沾著杯裡的水,接著輕輕在馬克杯裡繞圈攪拌。他抓起我的左腳踝將我的腿分開,接著床墊一沉,他就坐在我的兩腿之間。「我現在真的很想把妳綁起來。」他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