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性愛的真貌-性焦慮

對多數人而言,性愛的重點就在於成功或是失敗。他們很在意做愛的過程中,是不是犯了各種錯誤:是否弄痛了對方?是否讓對方覺得不愉快?是否讓對方失望?自己在對方面前是否表現不佳或是顯得經驗不足?是否做出了丟臉的事情?人們時常煩惱自己的身體沒能完成「應有的表現」(如勃起);人們也常為了發生那些「不應出現的情況」(如尿溼床單)而感到煩心。對成千上萬的紅男綠女來說,「我沒把性愛搞得太糟糕」,已經算是性愛的理想結局了。

在接下來的內容裡,我們將會發現性愛的優點之一:我們可以讓性愛出錯的機率降為零,怎麼做愛都沒問題。這不是因為我們變成完美的性愛達人,而是我們全面地重新定義「成功的性愛」。

在此之前,我們先來聽聽我的病人們對於「性焦慮」的各種抱怨。你或許也曾說過或是想過下列一項或以上的類似內容;你也曾擔心自己表現得「不如你的伴侶或是你自己的預期」:

●她期待在她生日當天,我們會做愛──我卻無法保證那天我會有做愛的心情。

● 我永遠無法勝過梅根.福克斯或是安潔莉娜.裘莉。

● 我們上週和一對剛墜入愛河的情侶一同出遊。與他們這對正在熱戀中的愛侶相處,讓我倍感壓力。

● 歐普拉說,如果你無法順利勃起,問題不是出在我身上,就是在你。

● 我的女友剛剛成功瘦身,而且購買了新的內衣──要是我沒有做愛的興致,我該怎麼辦呢?

● 我們剛度過了一個完美的週六夜晚──我不希望因為先是同意過夜,結果做愛的時候太早射精,而破壞了這麼美好的相處時光。

● 他已經有一個星期沒和我做愛了,而明天孩子們就要結束營隊活動回家來了。

● 我們上星期看的那部電影,內容意外地引人遐想。我們兩人當時都很不自在地扭動身體。

多數人希望在做愛時「表現傑出」,認為這是製造滿足感,以及「避免失敗」和「不讓他們的伴侶失望」的最理想途徑。由於影響一個人在性方面的「表現」的因素,絕大部分並非由個人所掌控(我們無法用意志力讓自己勃起,或是增加溼潤度),因此這種想要在床上「表現良好」的念頭,反而會導致焦慮。諷刺的是,人們在做愛時,若是背負著「必須成功」的壓力,反而製造出一堆做愛的障礙以及困難(正是他們所害怕的),最終真的導致他們對於做愛這件事情感到挫折。人們一面渴望讓這些壓力有宣洩的出口,同時又感嘆這放鬆的一刻永遠不可能降臨。

毫無意外地,企圖讓自己在性愛方面表現得更好,以解決自己的性焦慮本身就是錯誤的手段。但是,很顯然地大多數人都幻想著好的性愛,可以解決性焦慮。我們可以盡情嘲笑明星運動員的各種迷信:麥可.喬丹在他的公牛隊短褲底下,總是穿著他的北卡羅來納大學校隊短褲參加每場比賽;培頓.曼寧則是會在每場比賽前,仔細逐頁的閱讀在每場球賽販賣的球隊刊物。這些個人儀式無傷大雅。然而,「將做愛時的注意力擺在個人的性愛表現」這種作法,就真的有負面的作用了。事實上,這類行為常常導致我們的「表現欠佳」。請你想像若喬丹知道自己的短褲實際會妨礙他投球,他將會多快速地丟棄那些短褲啊!

現今的自助書籍和用品產業、心理學專家、醫學專家,以及重建婚姻工作坊(更別提維多利亞的祕)都忽略了這個基本的道理。他們藉由以下的作法來試著協助人們擁有更美好的性愛:他們向人們灌輸錯誤的性愛理論,並在論述中添入一些性別迷思。除此之外,這些業者和專家還外加上天真樂觀的「你可以做到」的說法,他們的作法都再次地鞏固了那些僵化的性愛信條。然而,這種作法猶如在搖晃的基底上蓋高樓。這麼做是錯誤的,這幾乎讓人們畏懼的「性失敗」成了必然發生的結局。這也是為什麼我所遇到許多個案,都是嘗試過其他治療師的諮詢或是治療課程後,「失敗的案子」。

我們一遇到做愛的問題,要不就怪「女人」有錯,或是怪「男人」出錯,甚至連性愛本身都有錯。既然我們要來指責錯誤的元兇,那我們別忘記還要怪上成人影片、壓力、更年期、「你胖了」,以及那些永遠回不完的電子郵件的錯。

為了紓解與性愛相關的情緒問題,於是我們試圖達成讓人驚呼連連的性愛;這就如同為了紓解與體育相關的各種情緒,我們就得試著去成為偉大的運動員。

我的病人璜,在小時候極不擅長各種運動。璜的父親是位足球員,對於自己那位運動神經不發達的兒子非常嚴厲。璜為了討好他的父親,想當然耳,他總是努力地過了頭,結果使得他更難打出好表現──而且即使他表現出色時,他也無法感到愉快。在童年時期,璜對運動衍生出情感需求(他需要感受到父親對他的認可,也需要與其他同年齡的人發生情感連結),然而他總是無法獲得情感上的滿足。

與其透過運動來處理心結,璜或許可以嘗試其他的方法(例如,和父親進行有趣的交談、分享共同興趣,或是對自己的職業感到驕傲)。那時的璜仍是個孩子,他不知道其他的作法。因此璜認為他痛苦的來源與解決之道,都是來自於運動,這點就很容易讓人理解了。

如今璜已經成年了,他現在應已明白週末假日從事的體育活動,只是為了個人樂趣,然而他仍然覺得運動有著舉足輕重的重要性。每當他運動表現得不好,那引發的情緒簡直要把他逼瘋了。這是由於璜在幼年時期所學習到的情感對應,已經深深地刻印在他的潛意識中。

你會告訴少年時代的璜,若要解決他對父親的情感需求,解決方法就是他得成為一位更優秀的運動員嗎?當然不會。那麼你會怎麼告訴成年後的璜呢?難道你會告訴他,他得加倍努力以成為一位傑出的運動員嗎?還是你會給予他更貼近心理層面的建議?

許多人面對性愛問題時的態度也是如此。他們努力營造出更美好的性愛,來解決自己某個或是某些心理層面的問題。這種作法根本不會見效。我知道大部分的人自認為處理性愛相關情感需求的方法,就是經歷令人驚嘆的性愛。可惜的是,大多數出現在媒體上的心理醫生和臨床專業人士竟也贊同這種作法。

他們全都錯了。

當你做愛時過度在乎於滿足其他的情感需求(尤其當你不自知時),你根本無法擁有很棒的性愛。這就好比當你害怕其他的人都打量著你,並且對著你的穿著指指點點時,你還期待自己能愉快地欣賞演唱會或是一齣戲劇。同樣地,當人們刻意追求令人滿意的魚水之歡時,往往總是兩頭落空,既沒能滿足自己的情感需求;也沒能滿足性方面的需求。結果呢?人們因此感到極度地失望──而且通常還會感到氣憤,甚至開始自我批評。

讓我們回到最初的問題,到底人們想透過性愛獲得什麼呢?

大多數的人無法正確地表達他的想法──他們要不是無法用精確的詞彙來闡述自己真正的需求;就是由於害怕、不安,或是覺得難以啟齒而不願說出口。(你的理由是什麼呢?)如果人們願意完整且確實地說出自己想從性愛中獲得什麼,答案多半會使用與經驗相關,而不是強調功能的詞彙。換言之,他們談論的不會是在性愛中自己的身體要做些什麼;他們敘述的是自己期望從性愛中感知到些什麼。

那麼,人們在做愛之前、做愛期間、做愛結束後,他們希望從性愛中感受到什麼呢?根據我多年的臨床經驗,人們所預期的感受是:

● 不會感到不自在。

● 感到年輕。

● 熱情如火。

● 好像擁有世界上無窮的時間。

● 具有吸引力。

● 有能力的。

● 特別的。

● 在性方面有各種新穎巧思。

● 無所畏懼的。

● 優雅得體。

這些感受聽起來都很美好,不是嗎?然而,困難之處在於,你需要放輕鬆才能創造出這種性愛體驗。否則,你享受性愛的能力將會受到限制。當你擔憂自己可能會弄溼床單或是勃起狀態消退時,就算對方告訴你極有魅力,你又豈能好好享受這場性愛呢?

本文出自《聰明性愛:性愛在乎心,而不在乎行》 晨星出版